你现在的位置: 永春新闻网 >> 人文永春 >> 笔下侨乡 >> 正文
林作舟《大鹏山赋》赏析
2020-01-06 15:53:22                来源:桃源乡讯

康庆平 摄

  □ 涂国芳

  清代的永春,人文蔚起,黄鹏扬、宋祖墀、郑梦馨等人彬彬济济,遐迩闻名,诗词曲赋屡见书志谱牒。“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其中林作舟的《大鹏山赋》蜚声中外,永春的士子文人纷纷抄录传诵,以致洛阳纸贵。

  林作舟,字楫传,永春慕仁里霞陵人。乾隆二十四年己卯(1759年)举人,里居不仕,性耽山水游,每每吟咏以见志。著有《巨溪焚余草》等书。

  首先拜读一下《大鹏山赋》原文:

  云浩浩乎,苍茫万丈,崒嵂千重;垂云拥雾,裂眦荡胸。仙翮凌虚翔千仞,而为六月之息;灵鲲徙远望三台,而联九日之峰。天柱高而莫即,南溟廓其有容;维兹鹏山之名胜,是为桃谷之灵钟。烟凝岚湿,磴碧梯丹;清标斗极,翠落云端。拔地无踪,宛借渑池而奋迹;插天有象,讶从南海以翻翰。乘羊角之长风,攀附者屿凫汀鹤;低螺鬟之叠出,拱向者峙鹄停鸾。尔其岝萼,周遭崔巍;狎猎大羽,下垂小尖。旁挟飞来何处,瀛洲之三岛常排;跨去有人,帝阙之十城可接。仰天门之呹荡,九万风遥;俯桃水之奔腾,三千浪叠。雄飞海运昂藏,直跃龙池;巨镇春城杳霭,端临雉堞。伟矣林麓之雄观,尝试登临而旷望;羌梵盘之徐闻,亦樵歌之晓唱。万家烟火,绿杨城郭图中;十里帆樯,红蓼秋霞浦上。川原历历,御风而走碧无垠;云树邨邨,放眼而遥青万状。北来天马,差堪伯仲于层霄;东接云龙,都作儿孙之列嶂。乃若石奇荦确,树老扶疏,福地自成;云封佛塔,洞天小有。烟锁精庐藤壁,午阴静眠松鹤。琳宫夕照,声响木鱼。七七花开,踯躅红垂而春老;三三径曲,旗枪小试于凉初。洞口桃花,散余霞于下界;石坛云叶,遍甘雨于灵墟。不仅供游人之兴逸,动骚客以情舒。彼夫山海幽奇,南华幻杳。夸娥移之雍南,巨灵擘之华表。纵极意以铺张,疑所传之茫渺。乃观巍岫之高空,如现奇形之夭矫。摩天振翼,□□海南之保障;维新负地,披云斗北之屏藩。已肇嘉名,谁锡千岩?附翼而飞,绝顶曾攀。一览众山,皆小于是。思扶舆之磅礴,耸崖巘之开张。绕瑞烟之霭霭,积佳气以苍苍。会霓羽于蓬壶,峰皆锦绣;引仙音于大吕,山是文章。鳌戴何曾知,培风之已久;豹藏有自识,毓秀之无方。盖唯地脉涵嘘,自见人才挺特。仰鹏岫之在前,幸鹏路之可即。乘变化于沧溟,显羽仪于王国。当日鹫峰鹅岭,海山生鹏翼之云;今时凤沼鸾坡,星斗照鹏程之客。是岂地之抢也?可笑而决起而飞;亦岂风之积也?不厚而负之无力哉!

  赋十分讲究章法、结构的严谨和法度,注重其文脉的起承转合,起承转合一般是指艺术创作中的一种结构技巧。我们对《大鹏山赋》赏析,就按起承转合的结构层次进行。

  《大鹏山赋》自“云浩浩乎,苍茫万丈”至“维兹鹏山之名胜,是为桃谷之灵钟”为“起”,为全文第一层次。起者,开端也,起引领主题作用。文章的开端要平直,或开宗明义、单刀直入;或设置悬念、引人思考;或平铺直叙、留有余地。总之要引人注目,变化多端,并以自然为佳。“苍茫万丈”“垂云拥雾”描述云状;“崒嵂千重”“裂眦荡胸”描述山形;以“仙翮凌虚翔千仞,而为六月之息”对“灵鲲徙远望三台,而联九日之峰”;以“天柱高而莫即”对“南溟廓其有容”。四组对偶句极写云之宽阔之千姿百态,山之高耸之雄伟巍峨。后以“维兹鹏山之名胜,是为桃谷之灵钟”点出主题——大鹏山钟灵毓秀,乃孕育桃源之主峰。诚如陈知柔在《重建县治记》所描述的“县治主鹏山,由大羽峰下临长溪,直子午,水流巽,阴阳家以为最胜。”

  第二层次自“烟凝岚湿,磴碧梯丹;清标斗极,翠落云端”至“雄飞海运昂藏,直跃龙池;巨镇春城杳霭,端临雉堞”为“承”。承者,承接也。承要舂容。什么叫舂容?意即承接要自然、有力和洪亮,既要能承上,还要能启下。“承”是开头景、理、情的延续,或阐释,或铺陈,或发展。“承”起扩展主题作用,以情感和叙述使之饱满。要有意去寻找既能承接上“起”,又有能启下“转”的元素。“承”不仅在结构上起缝合传递的功用,更重要的是它的铺垫和蓄势,使得后面的“体物写志”更有根基。“烟凝岚湿,磴碧梯丹;清标斗极,翠落云端”承接第一层次的云彩和山势,再从整体写到局部。山势的高:“拔地”“插天”接“乘羊角”“低螺鬟”;续写山势的雄伟:“岝萼”“崔巍”(插入局部“狎猎大羽”“下垂小尖”);又以一组排比句(内含三组比喻、夸张句)作结。

  第三层次自“伟矣林麓之雄观,尝试登临而旷望;羌梵盘之徐闻,亦樵歌之晓唱”至“会霓羽于蓬壶,峰皆锦绣;引仙音于大吕,山是文章”是“转”。转者,变化也。文喜看山不喜平。文章要有起伏变化,要跌宕有致而又万变不离其宗。转,即由景转向情,或由情转向景(“起”“承”的转变)。“转”是指结构上的跌宕,或作者思路上的转换(如由事及理、由景及情、由物及人)。它不仅使赋在章法上给人一种回环往复之感,更能引导读者从中体认思路,开辟新话题、新意境,进而品味出作者的情感和赋的主旨。如果说“承”不妨和缓,那么“转”则要求突起,有波澜,有起伏,避免平铺直叙。首先写景“林麓之雄观”“梵盘之徐闻”,接“万家烟火”“十里帆樯”,再接“川原历历”“云树邨邨”;首先抒情“差堪伯仲”“都作儿孙”“福地自成”“洞天小有”。再次写景有“精庐”“藤壁”“松鹤”“夕照”“花开”“径曲”“桃花”“云叶”;再次抒情有“供游人之兴逸,动骚客以情舒”“纵极意以铺张,疑所传之茫渺”。三次写景有“高空”“振翼”“耸崖巘”“绕瑞烟”“积佳气”,三次抒情有“会霓羽于蓬壶,峰皆锦绣;引仙音于大吕,山是文章。”

  第四层次自“鳌戴何曾知,培风之已久;豹藏有自识,毓秀之无方”至“是岂地之抢也?可笑而决起而飞;亦岂风之积也?不厚而负之无力哉”是“合”。合者,结尾也。结尾要渊永。何谓渊永?深远、深长也,意思是文章的结尾要有韵味。或点明主题,或启发联想,或耐人寻味,均要干脆利落,有力有味。收束句既可浑圆章法,更是作者“感发意志”“体悟写情”“神光所聚”的“赋眼”所在。“合”回扣主题,概括全篇。汉唐赋体结句不外乎明结和暗结两种方式。明结,即直接抒情、言志、阐理;暗结,就是“以景语结情语”,以景结情来表达作者的感情,寄托抱负。一般的赋都喜欢用暗结形式。而本赋直接用明结的结句方式。第四层次的“合”以抒情、议论为主。“鳌戴”何知,“培风”久违,“豹藏”有识,“毓秀”无方,“鹏岫”在前,“鹏路”可即,“海山生鹏翼之云,星斗照鹏程之客”……一连串铺陈后,然后用反问感叹句“是岂地之抢也?可笑而决起而飞;亦岂风之积也?不厚而负之无力哉!”这种明结来结束全文:揭示永春县城主峰—大鹏山承载历史之突兀之厚重,令人出乎意料,令人期盼殷切!

  总之,林作舟的《大鹏山赋》尽管有赋本身固有的“铺采摛文,排比事类,穷极声貌”等缺憾,但它在永春县的历史文化长廊里,还不愧是一篇赋的佳作,是一篇上乘的文学作品,值得我们年轻一代去学习,去效仿,去创作!

    【 责任编辑:蒲远宝】
永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永春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永春新闻网欢迎各兄弟网站开展平等合作。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永春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永春新闻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永春新闻网联系的,请致电:0595-23885802, 或E-mail至:ycxwwz@126.com 。
 
 
最新推荐
 十三届县委常委会第92次会议召开
 全县领导干部会议召开
 庄永智到呈祥、锦斗等乡镇开展调研活动
 蔡萌芽调研民生补短板工作
 县政府党组召开扩大会议
 县委十三届第十二次全体会议召开
永春图吧
桃源秋日 物语...
美丽永春 绿色...
奇观异景 旅游...
“十里花海”景观
桂洋秋色
大羽村争相绽 ...
仑山村仑山溪
美丽永春摄影
永春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1-2012 闽ICP备09016470号    地址:永春县衙口街1号
主办:中共永春县委宣传部 电话:0595-68085678
本网站所刊登的永春新闻网各种新闻、信息,均为永春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