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永春新闻网 >> 永春要闻 >> 社会 >> 正文
首位五保户完成遗体捐献
2019-03-04 17:02:40                来源:桃源乡讯

徐连才生前照(徐锡思 摄)

郑义生在福建省志愿捐献遗体登记表上签字(县红十字会 供图)

    3月1日,桂洋镇金沙村70岁的村民徐连才因病去世,厦门大学医学院的几名老师接到县红十字会的通知,驱车前来接收了他的遗体。此前,徐连才于2月18日在捐献遗体登记表上签名并按上手印。根据其遗愿,他的遗体将无偿用于医学、教学和科学研究。据悉,徐连才老人成为我县首例实现遗体捐献的五保户,同时也是我县第五名遗体捐献者。

    “徐连才登记遗体捐献后,石鼓镇的一名印尼归侨、五保户郑义生从电视上知道这消息后,深受启发,于2月26日在捐献遗体登记表上签字、摁手印。”县红十字会工作人员黄晓红说,两个人都是五保户,都是重病在身,无妻无儿无女,长期深受政府和社会的关爱,以报恩还愿的方式捐献遗体。

    郑义生登记捐献遗体

    郑义生1927年出生于马来西亚,3岁时随父母回到位于石鼓桃星5组的老家,住在祖厝里。父母并无积蓄,体弱多病,卖掉了大部分的房子,只留下了一间不到10平方米的小屋。“母亲很早就去世了,我随生产队辗转到一都、玉斗等处劳动,那时挣的是工分,收入很低,还得照顾病弱的父亲,生活难以维系。”郑义生说,后来,在他50多岁时,父亲去世。而此时,自己积劳成疾,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以致至今未婚,成了地地道道的“孤家寡人”和远近有名的五保户。

    “房子太小,仅能容下一张床。我就找邻居借了间相对宽敞的房子住。用‘家徒四壁’形容我的处境,一点也不过,没半点像样的家具,被子也是多年的了,电都没拉上,更不用说家电了。”郑义生说,要不是政府和好心人的帮忙,他连吃饭都成问题。

    上个世纪90年代末,村两委为他办理了五保户,后来,还为他办理了固定补助款,每个月的金额从原来的350元,逐渐提升到现在的1200元。除了物质上的帮忙外,县老龄委办还派出义工,每个月帮他理发、洗洗衣服。“作梦都没想到我能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郑义生说,从那时起,他不再有过忍饥挨饿的痛苦了。

    早在2005年的侨务普查工作中,他以贫困归侨的身份受到众多关注。在2005-2012年间,县侨联出资4万多元,将他小房间抹上白灰,新建一间卫生间,拉上电线,并添置了床、衣橱、电磁炉等家用品,还买了一台电视机。“那是我第一次呆在家里,用上了电灯,在明亮的灯光下,看上了电视。”郑义生至今还清楚地记得,那天,镇侨务工作者还坐在他旁边,指导他如何使用电视机。“以前只是羡慕别人的生活,做梦都没想到能享受到这样的生活。”郑义生洋溢着笑容说。

    除此之外,郑义生对原本陌生的好心人黄清对充满了感激之情。“黄清对是名退休老师,后来兼任石鼓镇侨联工作人员,在2005年侨务普查时和我认识,并因此结下了情缘。”郑义生说,黄清对除了跑前跑后,为他办理相关手续外,平时三天两头就陪他聊天,还全面打理他的生活起居。2016年2月,他中风倒地,邻居电话告知黄清对,黄清对 立即驱车赶到他家,将他送到医院治疗。中风后,他卧床不起,黄清对还自己出钱特地聘请了保姆照顾他。考虑到费用较高,当年5月,黄清对听从别人建议,将郑义生送进县敬老院,自己掏钱聘请一个义工照顾他的生活起居,空闲时,经常带点营养品或者自己喜欢吃的东西,还替我买了一辆推车,甚至帮我治好了脚部溃烂的毛病。“我每天喜欢喝点茶,他便带了一些茶叶给我,人家跟我非亲非故,这样照料我,不求什么,纯粹出于好心。”郑义生很感激地指着桌面上的一袋佛手茶说。

    “我的老年生活比青年生活得好,没有县侨联和政府部门的扶持,没有好心人的帮忙,我生命早就结束了,更不能有现在这么幸福的生活。”郑义生表示,自己原本并不了解遗体捐献,从电视和报纸上看到徐连才的相关报道后,深受启发,便仿效其做法,以作为医学研究、教学之用,只是尽自己一份绵薄之力。 □ 记者 叶国强

    徐连才:捐献遗体回报社会

    “我选择村委会主任作为我百年后遗体捐献的执行人,因为我信任政府。”2月18日,徐连才在县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的指导下,在登记表上郑重地签名并摁上了手印,并让工作人员选择村委会主任作为其逝世后遗体捐献的执行人。至此,徐连才为我县首例登记为遗体捐献志愿者的五保户,也是第一个选择由村委社区等非亲属做执行人的遗体捐献志愿者。

    在金沙村,徐连才的悲苦远近皆知。他出生于1949年,10岁亡父,跟着母亲生活。童年的他便到生产队劳动挣工分。不过,苦中有乐,29岁的他讨上了老婆。“1979年七月初九,女儿出生了,那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回忆起那时的生活,徐连才两眼放光,但又瞬间熄灭。在女儿出生的第五天,其妻感冒后精神异常,用农村偏方治疗不见效,不久,人就没了。祸不单行,二十多天后,没妈的幼女也夭折了。

    “整个天都塌了,那时起,我昏昏沉沉了三年。当清醒过来、开始做事时,我发现更要命的是,手脚使不上劲了。”徐连才说,他在村里帮人家做些木匠活,经常干活不到一半便气喘如牛,动作也不利索,看了很多医生,也没查出什么毛病。渐渐地,人家也不愿叫他干活了。他一下子失去了生活来源,基本生活都成了问题。

    上世纪90年代开始,金沙村两委开始为徐连才办理救助、发放补贴。“我以为我会饿死,没想到政府会给我一碗饭吃。”徐连才清楚地记得他拿到第一笔补助款是40元,此后,逐年增加,现在他每个月能领到800多元。除此之外,政府工作人员还经常上门嘘寒问暖,送些生活用品和慰问金。

    吃穿不愁,住的也让他如在梦里。他原本住在祖厝,房间狭小,摇摇欲坠。村里帮他申请,安置了一层小平房,2016年,徐连才还住上了新房子。“我做梦都想不到我能有住新房的那一天。”

    金沙村干部郑春义告诉记者,徐连才是有名的困难户,是村两委照顾的重点对象,一有帮扶政策,都会第一时间帮他办理。今年,徐连才病重,无法起床,起居更成问题,镇村干部决定安排邻居张贞葵照顾他的饮食和起居。“张贞葵本来是自愿的,我们考虑到照料病人是件很辛苦的活,便协调些费用给她。”

    除此之外,永春县的爱心志愿者经常上门服务。徐连才至今还记得志愿者第一次上门的情景,因为那是他第一次吃到饼干这样的小零食。“前年重阳节,他们带来蛋糕,为我唱歌,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过生日、吃蛋糕。”徐连才说,那天的蛋糕味道让他一直回味到现在。

    “还是个孩子,我就学着唱过一首歌,‘人是国家丁,财是自己领’,公私要分明。可惜命运弄人,我的后半生都是靠国家养、靠社会关心,啥都没剩,只有把自己的身体捐献出来,回报社会。”徐连才一件一件数着卧室里的东西,哪件是政府发的、哪件是谁送的、哪件是领了补助后买的,清清楚楚。

 

    【 责任编辑:蒲远宝】
永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永春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永春新闻网欢迎各兄弟网站开展平等合作。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永春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永春新闻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永春新闻网联系的,请致电:0595-23885802, 或E-mail至:ycxwwz@126.com 。
 
 
最新推荐
 十三届县委常委会第68次会议召开
 洪自强到我县检查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 ...
 蔡萌芽开展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落实情 ...
 县政府第32次常务会和第28次县长办公会召开
 庄永智检查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落实情况
 县政府党组会议召开
永春图吧
桃源秋日 物语...
美丽永春 绿色...
奇观异景 旅游...
“十里花海”景观
桂洋秋色
大羽村争相绽 ...
仑山村仑山溪
美丽永春摄影
旅游景点
牛姆林生态旅游区乌髻岩风景旅游区
百丈岩风景旅游区永春魁星岩风景区
仙洞普济寺旅游区永春云河谷风景区
东溪大峡谷风景区永春北溪文苑景区
永春东关桥风景区巽来庄土楼风景区
永春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1-2012 闽ICP备09016470号    地址:永春县衙口街1号
主办:中共永春县委宣传部    电话:0595-23885802    读者投稿:ycxwwz@126.com
本网站所刊登的永春新闻网各种新闻、信息,均为永春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