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永春新闻网 >> 人文永春 >> 历史钩沉 >> 正文
含情何处结微缘含情何处结微缘
杜昌丁与伦几卑的绝恋
2019-02-19 16:55:46                来源:桃源乡讯

    “其廉洁宽厚,深得人心,三百年中,盖无其比。”——这是民国《永春县志》对清代永春直隶州首任知州杜昌丁的高度评价。鲜为人知的是,这样一位值得永春人民永远敬仰和怀念的地方长官,在他入仕前曾有过一段惊心动魄的入藏历险记,并与一位藏族少女结下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

    杜昌丁是江南青浦(今上海市青浦区)人,年轻时曾在云贵总督蒋陈锡府中做幕宾。蒋陈锡是江南常熟人,与杜昌丁算是同乡,也是交谊笃厚的知己。康熙后期,西藏发生叛乱。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康熙皇帝调兵平定叛乱,取得全胜。在战争期间,康熙帝下诏责备蒋陈锡筹济不力贻误军机,将其褫职,并令其自备旅费运米入藏,效力赎罪。蒋陈锡平日的随从们知道入藏行程十分艰险,生死难卜,于是纷纷怀惧散去。杜昌丁不忍相负,于当年十二月护送蒋陈锡从云南昆明出发,取道滇西,沿着马帮开辟的“茶马古道”一路前行,于次年七月送蒋到达雪岭后,循来路东归。杜昌丁返乡后写下《藏行纪程》一书,记录了他们一路上所历的艰辛磨难,以及所见所闻绝域风光和民族风情,成为我国清代记录滇藏地理的珍贵文献。从书中摘取数段,便可见行程之苦:

    “巉岩怪石,嶙嶒崒屴,无一步可以循阶历级者,用爬山虎攀藤附葛而上,马四蹄不能并立,毙者不计其数,臭气触鼻,不可向迩,无草无人烟,水声彻夜如雷,树木参天者,皆太古物也。”

    “十二阑干为中甸要路,路止尺许,连折十二层而上。两骑相遇,则于山腰脊先避,俟过方行。高插天,俯视山沟深万丈。丽江雪山,巍然对峙,古木苍崖,目不绝赏,然绝险为平生未历。”

    “雪山通亘二百里,不甚高,有树木,不生草,亦无人烟。水不可饮,饮则喘急,甚至伤生。有白蟒能兴云雾,降雨雪,触之即病。过者皆衔枚疾走,人少则晴朗如常,若一喧染,必遭其害。”

    在经阿墩子雪道过澜沧江索桥的记述中,其九死一生的惊险更使人不寒而栗——“六月二十三日……桥阔六尺余,长五十余丈,以牛皮缝馄饨(应作‘浑脱’)数十只,竹索数十条,贯之浮水面,施板于上,行则水势荡激,掀播不宁。盖江在大雪山之阴,雨则水涨,晴则雪消,故江流奔注无息时。舟筏不能存,桥成即断。土人系竹索于两岸,以木为溜,穿皮条缚腰际,一溜而过,所谓悬渡也,俗名溜筒江。时畏竹索之险,故俟桥成,是日巳刻,水高桥二尺余,波浪冲击,蒋公几至倾覆,赖刘牧扶掖得免。余虽不致倾跌,而水已过膝。过片刻桥即冲断,堕水三人,一以足指挂索得生,余则无从捞救矣。”

    路远行艰,多少消磨了书生意气,杜昌丁此时所做的诗歌中已写满乡愁:“蹇驴背上添离恨,芦管声中忆故乡。自笑何缘经绝域,此行兼为遏空王。”“夷险殊华夏,真称行路难。危滩奔一线,峻岭恐千盘。薄暮休回首,临深敢居鞍。报恩轻险阴,漫说倚阑干。”

    过澜沧江百里后,他们经过一个叫估倧的寨子,在一户人家投宿歇脚,很快又离开这里继续前行。七月十一日到达目的地洛隆宗(今西藏洛隆县)后,杜昌丁告别蒋陈锡,沿原路返回,再次途经估倧寨,投宿于上次住过的人家。这户人家有个女儿名叫伦几卑,聪慧明艳,能说汉语。伦几卑称杜昌丁为“木瓜呀布”。“木瓜”是尊称,“呀布”在藏语中是“好”的意思。伦几卑向杜昌丁询问一路上的风光与见闻,得知杜昌丁喝不惯牛奶,就按汉地的习俗为他泡茶,闲时还教杜昌丁写她们民族的文字。

    杜昌丁和伦几卑在一起生活约十天,“彼此有情”。伦几卑试探地问杜昌丁愿不愿意在估倧寨留下来。从杜昌丁不畏艰险护送蒋陈锡入藏便可知他并非无情无义之人,但他与伦几卑萍水相逢,两人之间毕竟存在着现实的地域和文化上的巨大差异,他知道自己无法留下,只能心中戚戚,无可奈何。当杜昌丁离开估倧的时候,伦几卑哭着摘下自己胸前所戴的玛瑙项串送给他,杜昌丁把项串揣入怀中,与伦几卑挥泪而别。

    康熙六十年(1721年)十月,杜昌丁回到昆明述职,同年腊月返回家乡。往返行程,将近一年。在温柔旖旎的江南,他时常拿出那条项串,回想起荒蛮遥远的滇藏,还有那善解人意的伦几卑。他无法淡忘这段珍贵的感情,曾经与朋友们谈起过,大家都为他感到惋惜。沈起元(字子大,江苏太仓人,曾任直隶布政使、光禄寺卿)还特地作诗云:

    估倧小女年十六,生长胡乡服胡服。

    红罽窄衫小垂手,白毹贴地双趺足。

    汉家天子抚穷边,门前节使纷蝉联。

    慧性早能通汉语,含情何处结微缘。

    杜郎七尺青云士,仗剑辞家报知己。

    匹马翩翩去复回,暂借估倧息行李。

    解鞍入户诧嫣然,万里归心一笑宽。

    笑迎板屋藏春暖,絮问游踪念夏寒。

    自言去日曾相见,君自无心妾自怜。

    妾心如月常临汉,君意如云欲返山。

    私语闲将番字教,烹茶知厌酪浆羶。

    两意绸缪俄十日,谁言十日是千年。

    留君不住归东土,恨无双翼随君举。

    聊解胸前玛瑙珠,将泪和珠亲赠与。

    一珠一念是妾心,百回不断珠中缕。

    尘起如烟马如电,珠在君怀君不见。

    黄河东流黑水西,脉脉空悬情一线。

    藏家女子多情,两次相见,十日绸缪,可惜缘浅,一声珍重后再无相见之期。“一珠一念是妾心,百回不断珠中缕”,近三百年后,仍令吟读此诗者嗟叹不已。

    清乾隆年间著名文学家袁枚在《随园诗话》中记载了这段动人的爱情故事和诗歌。现代著名作家施蛰存在《云间语小录》中也特地收录了沈起元的诗,他还提到:“古宗族人,余在滇中时曾见之,男子皆高大,垢秽不事栉沐,有‘臭古宗’之称,女子亦未见丽色,望子(注:杜昌丁之字)所遘殆其翘楚。”另据清末民初的徐珂《清稗类钞》所载:“过澜沧江百里有部落曰估倧,有二种,皆无姓氏。近城及其宗喇普,明木氏之所屠未尽者,散处麼些之间,谓之‘麼些估倧’。奔子栏柯墩子者,谓之‘臭估倧’,语言虽同,习俗性情,与麼些迥别。”

    杜昌丁回江南后考取副贡生,雍正七年(1729年)出任浦城知县,有政声,考绩优异。清雍正十二年(1734年),永春县升格为直隶州,杜昌丁担任首任知州。此后在长达27年的时间里,除数度短时间离任外,杜昌丁一直担任永春知州之职,直到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在永春官邸去世。在同一个地方担任长官时间如此之长,且受到百姓的拥戴,这在中国两千多年封建社会的官场中恐怕也是罕有其比的。我们不禁要想象,在永春州衙漫长的岁月里,在公事之暇,在孤清的月光之下,他是否时常想起“远方的人儿”?约在乾隆三年(1738年),杜昌丁一度奉使赴云南采铜,这次行程离他与伦几卑结缘之地非常近,这又会怎样勾起他心中的痛呢?

    □ 通讯员 林联勇

    【 责任编辑:蒲远宝】
永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永春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永春新闻网欢迎各兄弟网站开展平等合作。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永春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永春新闻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永春新闻网联系的,请致电:0595-23885802, 或E-mail至:ycxwwz@126.com 。
 
 
最新推荐
 庄永智调研一都镇、横口乡
 蔡萌芽到介福、桃城调研
 庄永智到五里街、岵山调研
 县四套班子领导集中调研部分重点建设项目
 【网络祝年】庄永智开展安全生产检查活动
 【网络祝年】全县2019年新春团拜会举行
永春图吧
桃源秋日 物语...
美丽永春 绿色...
奇观异景 旅游...
“十里花海”景观
桂洋秋色
大羽村争相绽 ...
仑山村仑山溪
美丽永春摄影
旅游景点
牛姆林生态旅游区乌髻岩风景旅游区
百丈岩风景旅游区永春魁星岩风景区
仙洞普济寺旅游区永春云河谷风景区
东溪大峡谷风景区永春北溪文苑景区
永春东关桥风景区巽来庄土楼风景区
永春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1-2012 闽ICP备09016470号    地址:永春县衙口街1号
主办:中共永春县委宣传部    电话:0595-23885802    读者投稿:ycxwwz@126.com
本网站所刊登的永春新闻网各种新闻、信息,均为永春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