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永春新闻网 >> 人文永春 >> 笔下侨乡 >> 正文
痛哉!再不得见余光中先生!
2017-12-18 16:14:47                来源:桃源乡讯

  □ 梁白瑜

  “根索水而入土,叶追日而上天。”这是2011年10月,我第一次近距离见到余光中时,他讲座的主题。那时,我开始记者生涯还不到一周,接到的采访任务就如此重大——大到,问自己:余光中是谁?是我在学校课堂上所讲的《我的四个假想敌》《鬼雨》《乡愁》《乡愁四韵》等作品的作者真身。于是,怀抱五味杂陈来到洋上,还好他讲起来了,不用采访也有东西交稿。就这样,离得如此近却望得如此远,白发、笑脸、风趣、清瘦,是我看到的;洋上小学是温馨的,中文是美丽的,白天教授英文为业、晚上坚持中文创作是有趣的,是我听到的。那天,蒙蒙的秋雨一直下着,不知为何,我却突然记起那首《春天,遂想起》:多寺的江南,多亭的江南,多风筝的江南啊,钟声里的江南……

  第二天,余光中先生参观桃溪、老醋、白鹤拳等处,我知道这次我不能再远远地看着听着。“余老,我是桃源乡讯记者梁白瑜。”围着余光中先生的各式媒体,《桃源乡讯》肯定是最小的一张报纸,但我必须突出重围,就算我的声音是抖的,因为我要问这位永春的游子“永春在您心中的分量?”“只要是桃溪水流过的地方,就是我的故乡。我一定不会忘记。”猜想,余老先生或许都没有听清我的自我介绍,但他一定清晰了我的问题,于是站在桃溪岸畔,他微微一笑,如此诗意地回答。提问如我竟楞了一下:诗人说话这般令人沉醉。随即,不知是谁带头鼓掌说好,于是长枪短炮们都喝彩起来。感谢余老给我一个漂亮的稿件标题!

  此时,陶醉于稿件标题的我根本没有想到,几年后,会因为位于桃溪岸的“余光中文学馆”与余老先生有更深的缘分。虽然,2012年,他回乡为余光中文学馆奠基时,我又一次见到他,但依旧不知道厚缘即将到来。

  那是2015年年中,突然接到主笔余光中文学馆布馆大纲的工作任务,我的内心是紧张的。毕竟那是余光中,读着他的诗文长大的我怎能不紧张?然而既是工作,就该去做,该去做好。于是一边将可能找到的余老的作品全部搬出来读,一边着手到各大高校去找资料,香港中文大学、高雄中山大学、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厦门大学……能够得着的地方都查阅起来,渐渐地一位文豪的形象越发丰富起来:他的诗歌,不止乡愁;他的散文,不止小品文;他的评论,不止“学究”般引经据典;他的翻译,不止要求准确;渐渐地,一位老乡的模样慢慢清晰起来,一位可爱的赤子慢慢浮现出来。于是,我开笔来写:第一篇章乡愁四韵:原乡情,祖籍中国永春铁甲玳瑁山;故乡心,出生彩色江南九九重阳节;离乡痛,浪子胸怀秦魂汉魄跨海去;望乡愁,时空沧桑化不尽这许多愁。第二篇章四度空间:诗歌,不止“乡愁”;散文,不止“小品”;评论,不止“学究”;翻译,不止“准确”;编辑,“四度”之外。第三篇章龙吟四海:“文字魔术师”余光中——学界对余光中的研究及评价;“我是余光中的秘书”——活动集锦;“桂冠诗人”余光中——部分荣誉。

  开馆前一天,余老及其家人花了好几个小时,详详细细参观整个馆,应急担解说职的我,站在余老一家人面前,说的第一句话是:“给您老讲解,是最让我紧张的了。您什么都懂,我完全是小学生啊。”余老笑眯眯地看着我,我硬着头皮开始讲起来。最后,带着他们来到《走进余光中的文学世界(序)》《悠悠桃溪水酿醉乡愁(跋)》前,清瘦的老人仔仔细细看了起来,微笑着点头,干干脆脆地说:“不错。”

  带着余老的鼓励,一年又一年多过去了。我却是很少到文学馆去。被很多人很多次问过为什么,每回我都找了许多托词,然而内心却清晰地知道是畏惧。

  ——是畏惧。不是害怕。每次隔着溪,从它对面路过,或隔着斜坡,从它侧身经过,总被美轮美奂的“余光中文学馆”诱惑而一再回头,却无论如何都不敢独自前往探望;偶尔有访客来,恰好又希望我同行时,我总是半心兴高采烈、半心不知所措。像极了恋爱中的忸怩女子,更似“近乡情更怯”的浮世游子。而我不该是那样的女子与游子啊!后来,我才清晰地知道,原来那份畏惧,不是源于隔着桃溪或斜坡的那座建筑物,而是源于隔着海峡的那位诗人!年近九旬的老人啊,学贯中西、名誉四海却始终如赤子般对土地一往情深、对中文一往情深、对中国文化一往情深、对字与纸一往情深,而这一份份一往情深怎能不让浅薄的我畏惧呢?“中华文化是一个奇大无比的圆,圆周无处可寻,圆心无所不在,这个半径是什么,半径就是中文。我希望我能做的就是把这个半径拉得更长一点,这个圆就可以画得更大。”余老的这句话,我一直记着。

  “詩人余光中病逝高雄醫學院,享壽90。”12月14日中午,突然,一行繁体字跳出来。

  是台湾的许老师传来的信息,不会有误——不,必定有误!因为我不相信!必定是不能相信!然而,五分钟后,各大媒体皆以《诗人余光中病逝……》为题推文。什么意思?到底什么意思?!不要这样!不是这样!不能这样!随后几分钟,数十人传信息给我——是的,余老走了。从此,再也见不到他的笑脸!从此,再也听不到他叫“小梁”“白瑜”!从此,再也不能跟他聊环保聊文学聊余光中文学馆聊和光公益书屋。

  痛哉!再不得见余光中先生!

    【 责任编辑:蒲远宝 康鸿杰】
永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永春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永春新闻网欢迎各兄弟网站开展平等合作。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永春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永春新闻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永春新闻网联系的,请致电:0595-23885802, 或E-mail至:ycxwwz@126.com 。
 
 
最新推荐
 陈灿辉洪自强到我县开展第四季度活动周调研
 蔡萌芽到达埔镇宣讲党的十九大精神
 全面治水工作汇报会暨领导小组工作会议召开
 全县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报告会召开
 十三届县委常委会第31次会议召开
 十三届县委常委会第30次会议召开
永春图吧
桃源秋日 物语...
美丽永春 绿色...
奇观异景 旅游...
“十里花海”景观
桂洋秋色
大羽村争相绽 ...
仑山村仑山溪
美丽永春摄影
旅游景点
牛姆林生态旅游区乌髻岩风景旅游区
百丈岩风景旅游区永春魁星岩风景区
仙洞普济寺旅游区永春云河谷风景区
东溪大峡谷风景区永春北溪文苑景区
永春东关桥风景区巽来庄土楼风景区
永春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1-2012 闽ICP备09016470号    地址:永春县衙口街1号
主办:中共永春县委宣传部    电话:0595-23885802    读者投稿:ycxwwz@126.com
本网站所刊登的永春新闻网各种新闻、信息,均为永春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