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永春新闻网 >> 永春要闻 >> 社会 >> 正文
我们的先祖
2017-11-27 10:23:26                来源:桃源乡讯

  颜志伟(香港)文/图

  清末民国初年,军阀混战,匪盗四起,瘟疫肆虐,百姓饥寒交迫,流离失所,五里街不少人被迫离乡背井逃往海外生活。他们曲折坎坷的人生经历,令人唏嘘不已;他们吃苦耐劳的创业精神,又让人肃然起敬……原五里街著名归国华侨颜星椿的父亲颜有天及其子女们是怎样漂洋过海创业生活的?颜星椿的曾孙颜志伟为此写了这篇回忆文章。

  清朝同治年间,连年战乱,国家贫穷,百姓生活困苦。而此时西班牙、英国和荷兰等列强在其殖民地吕宋、马来半岛和印度尼西亚等地(统称南洋)大量开采木材、石油矿产等天然资源并种植橡胶、棕榈等需大量劳工,人工低廉而又刻苦耐劳的华工成了他们的招工首选,他们在闽粤浙等沿海地区大量招募华工。

  就在这个历史的背景下,九岁丧母的太太公颜有天年青时(约18岁)和众多华工一起告别了故乡,挤在货轮的货物中,靠着随身带的一些干粮淡水,在茫茫的大海中漂泊了一个多月,历尽艰辛抵达了印度尼西亚。他们从事搬运和探矿工作,以出卖苦力为生,每天起早摸黑日以继月地工作着,不久便有了一些积蓄。

  1886年,已35岁的太太公回乡省亲,迎娶了年仅21岁的年青姑娘蔡氏,夫妻俩婚后非常恩爱,先后就诞下长子星桂、次子星椿。为了改善妻儿的生活,在次子未出世前他又告别了妻子去了印度尼西亚,1892年又再次回乡并于次年生下三子星烈,之后又返回印度尼西亚谋生。转眼又是两年过去了,他时刻思念着家乡的妻儿,一家团圆便成了他多年的梦想。

  1896年农历11月初,太太公满怀着对未来美好的憧憬踏上了归乡的旅途,然而天意弄人,他上船后不久便不幸地染病了,并迅速变得危重。太太公苦苦地支撑着。1896年农历12月初九晚上9时寒风凛冽,轮船拉响了汽笛缓缓地驶进了香港的维多利亚海港(如图),我年仅45岁的太太公却永远地合上了双眼。第二天港英政府就把他的遗体和其他在船上不幸去世的人一块抬上岸埋葬了,从此杳无音信,他伴随着未了的遗愿长眠在香港这块陌生的土地上。(当时港英政府规定:轮船在进入维港前所有遗体必须抛下海,而危殆病人则可进入香港,进入维港后才去世的人则可抬上岸集体埋葬)。

  二战结束后,香港多处重建变迁巨大,我的祖父颜拱枫和二叔公拱彬兄弟俩为了让他们祖父的遗骨能早日回乡入土为安,曾多次派人来港,想方设法联络各部门多方打听,并亲自来港寻找,但都未能如愿找到。太太公去世后留下年仅31岁的妻子和3个只有9岁、8岁和2岁多的儿子。

  1896年,在我们的老家石鼓镇社山村,送走了两个就读私塾的孩子,太太嬷蔡氏(天婶)背着1岁多的幼子星烈一边干活一边向着大门口张望,她期待的眼神里又充满了发自内心的喜悦。是啊!丈夫颜有天之前托人带来了口讯,年关近了怎么还不见丈夫的踪影!她开始寝食难安四处打听,终于在和丈夫一起回乡的同伴那里打听到了他去世的噩耗,这如同晴天霹雳的消息让她呆若木鸡,望着三个呦呦待哺的孩子,然而悲痛过后,她擦干眼泪收拾起心情,靠着她小时学来的手艺,用丈夫之前留下的家用买入一台手动的纺织机和一些麦粉,自己织布和烘焙烧饼,然后拿到五里街市集卖。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两个童年丧父的孩子也很懂事,上完私塾的课马上去市集帮母亲忙,一家人同心协力挑起了家庭重担,生活虽然贫苦却也其乐融融。由于交不起学费,长子星桂和次子星椿读完了两年私塾就退学,全职帮妈妈卖烧饼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转眼到了1902年,灾难又降临我们颜家,永春闹起了鼠疫,5月15日,年仅15岁的星桂也因感染鼠疫去世了。在那个苦难年代,出洋做劳工保命避难也许是最好的选择。然而当年出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刚好有个劳工因事不能前往,于是太太嫲倾尽所有,把握了这个机会,让颜星椿顶替了位置,她想为颜家保留一点血脉。

  还不到16岁的太公颜星椿出洋了,他挥泪告别了母亲和只有11岁的弟弟,母亲送他到了村口,久久地凝望着儿子瘦小的背影消失在远方,深藏在心底的不舍与牵挂涌上了心头。

  然而祸不单行,1907年农历五月廿五日,鼠疫又再次夺去只有14岁的幼子。如果没有她无私的奉献和顽强的意志,我们颜家的历史就要从此改写。她在一九五五年农历十一月廿五日(享年91岁)逝世,后安葬在张林山上祖父颜拱枫为她预备的风水宝地上,墓碑朝着香港的方向,仿佛还在永远地等待,等待着远方的夫君早日归来。

许港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唐代刘禹锡这两句千古名诗中的最后第三个字“万"就是太公颜星椿的辈份,最后两个字的“木”和“春”合在一起不就是太公名字的最后一字“椿"吗?!万木逢春、生机勃勃,或许在冥冥之中寓意着历经磨难的太公颜星椿和颜家将会步入坦途一帆风顺了。

  1904年春天,在抵达印度尼西亚后,太公和其他华工一样省吃俭用每天起早摸黑工作着,一年多以后有了积蓄。少年时代跟随母亲在五里街卖烧饼的经历让他有了做小生意的念头,于是两年后他就在小镇里租下一个小店面,买入了一些土产和咸鱼做起了买卖。太公为人诚实,做生意公道,例如进货时有些咸鱼头断了卖相不好,他会用细小竹支插入鱼头和鱼身两端把它们重新连接起来,但会分开摆放,并如实告诉顾客卖相有瑕疵,并主动给予顾客折扣。太公的诚实赢得了口碑和顾客的信任,慢慢地回头熟客越来越多,生意也慢慢做大了,开始有钱赚了。

  1908年春天,21岁的太公思念着故乡的母亲回国了,母亲望眼欲穿地盼了多年,终于盼来了她仅存的儿子。母子俩抱头痛哭,好像有说不完的话儿,他们促膝长谈彻夜不眠。儿子拼命劝说母亲和他一起回苏甲巫眉以便待侯左右,以尽人子之孝。母亲却不想离开家乡,离开长眠在故土的两个儿子,反而劝太公尽快在家乡娶妻生子。

  在那个年代,太公早已过了适婚年龄,当时太公也有意娶妻代他侍奉母亲左右,以便他在外能安心工作。经媒人介绍,太公迎娶了年仅18岁年青姑娘张荇(太嬷)。太嬷是缠足的,据说当时只有小姐才有资格缠足,太嬷个子不高,但长得眉清目秀聪明伶俐,而且知书达礼,她娘家在永春张格,家里还有3个弟弟和两个妹妹。作为大姐的太嬷负起了照顾弟妹的责任。太嬷年少时曾带着弟弟上了3年私塾——弟弟在课堂听书,她就在窗外用心默记;里面在高声朗读,她就在窗外跟着念:“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孔子的三字经,她可是倒背如流,以当时的历史背景来说可算是少有的“女知识分子”了。婚后不久,太公又带了些笋干、香菇、木耳等故乡土产去印度尼西亚卖了,此后他就来往于印度尼西亚和永春两地。

  光阴似箭转眼3年过去了,到了1911辛亥年,乡下的习俗是如果收养个儿子,自家也会很快添丁,因此太公也就有了这个念头。不久五里街西安刘厝巷的一户人家抱来一个附有生辰八字面黄肌瘦的小男孩,当时只有1岁多,听说是从仙游县卖到石鼓镇上场再转手过来,巳经转卖两次了。看着这个十分瘦弱的孩子,太嬷心生恻隐之心,太公仔细打量着,孩子虽然体弱个子小,但眼睛炯炯有神、精灵可爱,面对陌生人而不怯生,心想这孩子好好培养将来也许是栋梁之材,于是当机立断酬谢了来人,把孩子收养了。

  由于太公的名字是木字边的,他就把孩子取名拱枫(他就是我的祖父了)。颜家添了男丁,最高兴还是荣升祖母的太太嬷,她和媳妇争着去照顾这个小孙子,常把他带在身边,去邻居家里串门时有人问她:“天婶,天婶,你的孙子又长高了。"她就会不停地点着头笑得合不拢嘴。在他们细心照料下,祖父健康地成长,祖孙三代生活在一起其乐融融。

  太公照样奔波于印度尼西亚和永春两地之间,识字的太嬷在祖父懂事起就已开始教授他一些简单的中文单词。

  当时我们家生活虽有改善但并不宽裕,祖父放学回家见到还有未卖完的烧饼,就会主动挑起担子沿街叫卖,并到人家门口去推销直到卖完为止。1920年初还不到11岁的祖父辍学挑起了家庭重担——不到三年的私塾学习为他的中文奠下了基础。

  不久社山溪边的老家也因被洪水冲毁而搬到小溪对岸的许港。祖父每天清晨天刚亮就要挑着一担纺织布和烧饼到五里街市集去卖,直到天黑卖完才肯回家。当他的烧饼从2分钱一个卖到3分时,老祖母直夸他聪明能干会做生意。

  许港和设在西安村的五里街市集隔着一条“小溪仔”,它是许港溪支流。由于没有桥,村民到市集最直接的路是涉水过溪,否则就要绕道上流的吴厝桥再回到市集是很费时的。有一天清晨天下着滂沱大雨,祖父和往常一样戴上斗笠挑着担子出发走到了小溪仔边。当时溪水暴涨,水流湍急,他看有个正在涉水过溪的女人突然摔倒被水冲走淹没水中,他欲救又不会游泳,眼睁睁看着一个活生生的生命被洪水吞噬了……他大为震撼,满怀悲伤面对溪水发出誓言:他日事业有成必在此处建桥!不让悲剧重演。

  1921年初,太嬷怀有了身孕,太公有意让步入青少年的祖父到印度尼西亚接班。1921年春,刚满12岁但已长得比他父亲还要高的祖父跟随着太公来到了苏甲巫眉,就在他父亲的杂货店里工作。祖父天资过人,过目不忘,他很快就熟悉店里各种土产山货的来源管道和质量,各类咸鱼的制作保存过程,熟知店内的账目和货品的进货价和销售价。有时还跟着父亲去苏甲巫眉附近乡下购货,在家乡售卖烧饼的经验让他懂得如何和客人打交道以达到最佳的销售效果和拓展销售渠道。

  几个月后太嬷临盆在即,太公又急急忙忙赶回永春家乡。1921年农历九月初十,太太嬷和太公满怀欣喜地迎来了颜家的第二个后代,太公把次子取名拱彬,同样有木字边,一家人平平安安、忙忙碌碌地度过了往后的日子。

  从1921年到1931年这10年间,太公和祖父事事亲力亲为,他们经常独自一人到苏甲巫眉附近乡下收购土产和咸鱼等。由于经营有道,土产的零售批发生意日益兴隆,并有了可观的利润,太公开始把赚到的钱陆续汇回国内。

  当时祖父曾提议在厦门建房置业以方便搭船往返印度尼西亚,但心怀故土的太公还是选择回到家乡永春建业。适逢五里街民生路两旁正大兴土木建筑民房,太公就在民生路中段买入两块地皮兴建了两幢楼房,就是当时的民生路37号和39号,同时也在许港村买下了几亩农田。不久,太公又从邻居颜传户那里买下民生路25号整幢楼房,为他的三个儿子留下了宝贵的资产。

  从太公开始,建屋置业一直是颜家的优良传统,我们家也从许港搬到民生路39号的新建楼房。此楼房坐北向南前后约有30米长,分前后两段,前为客厅,后为卧室厨房。民生路的正门向北,向北这边建有三层,向南后边有两层,两边土墙结构,二楼和三楼地板是先用很多条直径约20厘米的杉木两头横搁在土墙上再钉上一块块木板。

  1932年颜家可算是双喜临门了,太公又收养了年仅两岁的三子取名拱柏,而23岁的祖父也回乡结婚了,他迎娶了当年只有20岁的祖母余素娘,祖母娘家在永春吾峰镇,她在大约14岁时已被接到我们许港老家,年少时和小她两岁的颜振江母亲陈点娘亲如姐妹,她们时常形影不离。所以祖母应是在太嬷身边长大的,由于祖母天资聪慧,闽南俗语说的“听话头就知话尾"。祖父体弱每次回乡适应不了气候总会生病,此时祖母必然会帮忙照顾祖父,面对高大英俊的祖父她或许早己芳心暗许了。到了双十年华的祖母已是亭亭玉立的少女了,她眉清目秀散发着大家闺秀的韵味,她虽未曾上过学堂,却有着比读书人更高的涵养,比知识分子更高的智商和情商。她有很强的心算能力和过目不忘的本领,和她交谈时你会有说不出的舒服感,受她批评时你会心悦诚服,她的谈吐技巧可作为公司人事部的样板。然而,女人总会有柔情似水的一面,当她婚后含泪送走了祖父后,总会牵肠挂肚日夜思念着丈夫,她也会到石鼓的关帝庙,儒林的观音庙和州里的城隍庙许愿祈求神灵保佑丈夫在印度尼西亚一切平安,还有当时女人的一句心底话:“保佑夫君不要娶妾侍"。其实祖父一生从不拈花惹草,成为虔诚基督徒后,对祖母是忠贞如一。

  第二年春天,祖父就回乡把母亲和妻子还有二弟一起带去了印度尼西亚,而46岁的太公大部分时间都留在永春家乡陪伴已年届69岁的老母亲了。

先祖兴建的楼房

  永春与苏甲巫眉相隔万水千山,一百多年前我们的祖先远渡重洋来到这陌生的国度,为了美好的生活,为了子孙的幸福,他们含辛茹苦日夜打拼,用血汗写出了创业的艰辛。那遥远的旅途,印下了他们奔波的足迹,那漫漫的长路,洒下了他们辛劳的汗水,这条情牵着两地三代人的路啊!留下了多少辛酸、多少离愁、多少怀念……

  1933年春节过后,新春时节的清晨寒风凛冽遍地冰霜,朦胧的夜色里一行人行色匆匆地走在通往五里街镇儒林村的泥土路上。到儒林渡口还有3里的路程,心急的袓父走在前头,他高大身影背后紧跟着祖母和二叔公,而缠足的太嬷则坐在两人抬的轿上和挑着行李的挑夫走在最后头。他们凌晨时分就已起床,吃过早餐带备充足的干粮食水,告別了太太嬷和太公启程前往印尼的苏甲巫眉,年轻的祖父领头在前,沉稳的步伐是那么坚定有力,他心里深深地明白:作为家庭为子的他,是家中的栋梁将任重而道远。满怀信心的他,要像那展翅的雄鹰,张开历经磨练的翅膀,翱翔在万里蓝天。祖母紧随其后,她深情地凝望着丈夫的背影,脸上难掩那内心的喜悦,在未来的岁月裡,她将伴随在丈夫左右,分享他的快乐,分担他的忧愁,荣辱与共相互扶持并肩奋斗在异国他乡。

  转眼间已来到了儒林村义烈殿(俗称将军爷)背后的溪洲船渡口,雾色苍茫,人影蠕动,一排排木船(古称溪洲船)停靠在桃溪岸边,挡风遮雨的竹蓆拱形地覆盖在船的中央位置,形成一个简陋的船舱,船舱里面有两排可坐15人的座位。他们下船后坐成一排紧靠在一起,“客人坐两边,行李放中间,坐好了"一声吆喝过后,船工一头把长长的竹竿扎入溪底用力一撑,溪洲船缓缓地驶入桃溪中流,向着东关桥方向顺流而下。

  夜幕降临了,溪船驶到南安的溪尾,气温由白天的12度逐漸下降到深夜的2度,黑沉沉的夜空连着白茫茫的水面,风声、水声、摇橹声交织在一起在冰冷的水面上回荡,刺骨的寒风夾着毛毛细雨吹进了船舱,令人全身发抖,一家人挤在一起互相取暖,互相鼓励彻夜难眠,他们祈盼着,漫漫的长夜赶快过去,黎明的曙光早点来临……

  第二天傍晚溪洲船在泉州城外的新桥头内靠岸。一宵过后的第二天清晨,他们又搭乘破旧的老爷客车前往30公里外的安海镇渡轮码头,在崎岖的泥巴路上颠簸了半天才抵达安海。但安海码头水浅港窄,厦门的渡轮在潮退时无法驶进港口,乘客要等数小时后海水涨潮时渡轮才能驶入码头靠岸。此时买了票的乘客蜂拥而上,挤入有上下两层的渡轮客舱。大约要走30海浬的海路沿着台湾海峡途经同安和集美,在4小时后驶入厦门岛。

  上岸后他们入住了远洋港口附近的开元路客栈,买好了每张125元的船票后就要等船期了。在等待期间他们要到厦门公安局付10个大洋申领护照,到荷兰领事馆付荷银6盾申领请事签准,并要种痘和办理防疫手续……

  第二天凌晨,轮船拉响了汽笛驶离维港航向了南海,开始了2800多海浬漫长的航程。轮船航行了半个月途经海口、西沙群岛、西贡、抵达了英国管辖的新加坡,之后停靠在离岸的禁浮屿一星期,等待前往吉隆坡的旅客下船到接驳小艇后再继续航行。启航后向南转入爪哇海,大约3天后才抵达当时还是荷兰殖民地的印尼首都雅加达。上岸后,祖父母一行人还要驱车120公里路才能到达内陆城镇苏甲巫眉。

  以当时落后的交通工具,从永春到苏甲巫眉需历时1个多月左右,这还是在台风较少的春冬两季,如在秋夏风暴频繁的季节,轮船须靠岸避风,时间可能更长。在航行途中时刻都有凶悍海盗侵袭的危险,他们时刻都在面对着海面上的惊涛骇浪。

  为了年迈的母亲,为了子孙的福祉,我们的祖先三代人就是这样,几十年来艰辛地奔驰在这条遥远的航线上……

开元路客栈

    【 责任编辑:蒲远宝 康鸿杰】
永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永春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永春新闻网欢迎各兄弟网站开展平等合作。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永春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永春新闻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永春新闻网联系的,请致电:0595-23885802, 或E-mail至:ycxwwz@126.com 。
 
 
最新推荐
 上善治水 惠泽永春
 陈义兴到我县调研
 薛卫民到我县考察
 主动靠前服务 助力企业发展
 全县重点项目拉练检查活动点评会召开
 庄永智到达埔蓬壶调研
永春图吧
美丽永春 绿色...
奇观异景 旅游...
“十里花海”景观
桂洋秋色
大羽村争相绽 ...
仑山村仑山溪
美丽永春摄影
横口乡福德村 ...
旅游景点
牛姆林生态旅游区乌髻岩风景旅游区
百丈岩风景旅游区永春魁星岩风景区
仙洞普济寺旅游区永春云河谷风景区
东溪大峡谷风景区永春北溪文苑景区
永春东关桥风景区巽来庄土楼风景区
永春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1-2012 闽ICP备09016470号    地址:永春县衙口街1号
主办:中共永春县委宣传部    电话:0595-23885802    读者投稿:ycxwwz@126.com
本网站所刊登的永春新闻网各种新闻、信息,均为永春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