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永春新闻网 >> 人文永春 >> 永春名人 >> 正文
他在马兰花中笑——记永春籍中国工程院院士林俊德将军
2017-10-27 14:59:19                来源:

  大漠,烽烟,马兰。平沙莽莽黄入天,英雄埋名五十年。剑河风急云片阔,将军金甲夜不脱。战士自有战士的告别,你永远不会倒下!

  这是2013年2月19日在中央电视台举行的“2012年度感动中国十大人物”的颁奖典礼上,授予永春籍中国工程院院士林俊德将军的颁奖词。颁奖词诠释了林俊德将军的壮丽人生、战士情怀和不朽精神,读之感人肺腑。然而那一天上台去接受奖杯的却是将军夫人黄建琴,天不假时日,我们这位兢兢业业鞠躬尽瘁于国家国防科技事业的杰出科学家,已经永远倒在他毕生奋斗的岗位上!

  山河悲泣,英魂永垂!当大漠孤烟直、落日长河圆时,当马兰花再次灿烂盛开时。人们永远不会忘记,有一个执着刚韧的身躯,在这片遥远的戈壁滩上躬耕奉献过,有一颗金子般的灵魂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天地之间熠熠闪耀着!

从永春的大山里走出去

  “铿锵一生,苦干惊天动地事;淡泊一世,甘做隐姓埋名人。”这是国防科研基地官兵的沉痛挽联,却简洁地道出了林俊德将军淡泊而铿锵的一生。

  林俊德将军是从永春大山里走出去的院士。

  1938年3月,林俊德将军出生于永春县偏僻的介福乡紫美村的一个贫困家庭。尽管5岁就跟随时任乡村小学教师的父亲林宗海到五里街读书时,中国社会还是风雨飘摇动荡不安,但在父亲的谆谆教诲下,只有知识才能改变社会,只有科学才能拯救中国的信念已经早早地在林俊德幼小的心灵里萌生。不管是在永春县实验小学读书,还是在永春一中求学,他始终勤奋努力,刻苦好学,从不让父亲和老师们操心。他的小学同学郑玉琰谈起儿时的林俊德,满是钦佩的表情:“俊德从小就挺内向的,话不多,但书读得很好,门门功课都好。”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父亲积劳成疾早丧,林俊德的母亲领着四个年幼的孩子生活陷入困境。刚刚小学毕业的他连报考中学的18块银元都交不起,他几乎要辍学了。幸好,永春很快解放了,穷人家的孩子不用钱就可以读中学了。2011年10月17日,林俊德将军夫妇回永春参加永春一中百年校庆时感恩地对乡亲们说:“靠着政府的接济,我上了中学,接着上大学”,“是政府的救济才让我们渡过难关。所以我常说我学习的动力有两个:一是决心要比祖辈、父辈过得更好;一是报答党和政府。我的学习自觉性很高。我从来不把考试放在眼里,考不考都一样,我不看重分数,我是为本事而学。”当高中同学叶沧江得知将军去世的噩耗时,尤其惋惜,他伤感地说:“俊德很能吃苦,读书很踏实。他后来取得的那些成就,靠的是他对祖国的热爱和吃苦精神。”

  十年寒窗,1955年,林俊德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浙江大学机械系。可是杭州那么遥远,数十元的路费对于当时家境贫困的林俊德来说无异于一道逾越不过的坎,众乡亲们一听说这事,马上你一元我一元地凑了20元钱,终于帮助赤着脚挑着扁担的林俊德走进大学。

  日后说起这事,林俊德总是眼睛湿润,他暗暗下定决心,要更加努力学习,早日成才,报答乡亲们的恩情。在大学时代,他每天废寝忘餐,孜孜不倦,不管是课堂还是实验室,他说,“我学得很扎实,期末考取得很好的成绩。老师和同学都对我刮目相看”。五年大学,为了减轻家庭负担,节省路费,也为了更加全力以赴地学习专业知识,他把对母亲的思念默默地埋在心头,一趟家都没敢回。直到毕业后工作了一年在部队领导的特许下,他才急匆匆回家探亲。归心似箭地走到村口,刚巧遇到下田回来的母亲,母子俩几乎要认不出来,四目相对了许久,林俊德一把紧紧抱住两鬓飞白的母亲,眼含热泪地叫道:“妈,妈,是我,俊德。”老母亲也泣不成声,不断地摩挲着儿子的脸颊,不敢相信六年未见的儿子怎么一下子变成了一个英姿勃勃的军人。是的,乡亲们也绝不会想到,一个从永春大山里走出去的穷苦孩子,一个学生时代如此艰辛的乡村之子,在若干年后,会成为中国核试验基地优秀的研究员、中国工程院的院士!

  林俊德院士对于孕育他成长的母校,有一种由衷的感恩之情,他曾在回乡拜访母校永春一中时动情地说:“人生的旅途虽长,但关键的就那么几步,特别是年轻的时候。在40多年的核试验科研旅途上,我获得了30多项科技成果。我想,如果我6年中学7年大学学不好,就不会有创造各种核试验测量系列仪器的成功。如果说,我后来有什么成就,今天能成为工程院院士,那么这颗种子是在永春一中、浙江大学、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孕育的。”

  而说起在学生时代如此发愤图强的动力,林俊德将军则语重心长地说:“国家需要人才,你就应当为国效力,而人民自然会回报你荣誉。一个人没有理想不行,理想太过分就是空想,空想后就是奢望,而奢望之后就是消沉了。因此了解自己、认识自己,不随风飘,不跟他人攀比,不过分执着,也不能相信成功有捷径。”多年过去了,这番恳切的话语依然如洪钟般在许多永春学子的耳畔回响。

奋斗在马兰花开放的地方

2011年林俊德伉俪返乡,该村小学生敬礼表达崇敬之情(介福乡政府供图)

  唐代边塞诗人岑参有诗云:“君不见,走马川行雪海边,平沙莽莽黄入天。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诗句道尽了祖国西部边陲荒漠戈壁的恶劣环境。是的,数百里戈壁滩土地贫瘠,风沙肆虐,荒凉寂寥,几乎寸草不生,但有一种植物例外,这就是马兰花!马兰花从不计较戈壁滩的缺水少肥,只要有一片阳光,一缕春风,一丝雨露,它就会蓬蓬勃勃地开放,让那一丛丛美丽的亮紫色惊艳在莽莽黄沙之上。

  从永春大山里走出去的林俊德院士便是这样一株坚韧的马兰花。

  1960年9月,林俊德大学毕业,他响应了国家的号召,开始走进大漠戈壁从事核试验事业。实际上他是因品学兼优被专门挑选去的,到了单位领导给他交底,“国家正在西北建设一个核试验场,需要优秀的人才,把你挑过来,就是去那里工作”。虽然对核试验所知不多,但他一听自己的工作能跟国家命运靠得这么紧,就激动得跃跃欲试了。当时的他可能也没有想到,这一个热血的奔赴,从此之后,他的大半辈子都要和新疆戈壁滩上的马兰花相伴相随了。当时我国的核试验事业刚起步,林俊德和其他科研人员住着地窝子,吃着玉米面与榆树叶合蒸的窝头,喝着又咸又涩的河水,在艰苦的条件下顽强地进行科研攻关研制核能设备。

  1963年5月,林俊德接受的第一项科研任务是研制测量核爆炸冲击波的压力自记仪,这项任务在当时八九个测量项目中是最受重视的项目之一。然而接到任务后,他的头就大了,因为当时他们的研制条件十分简陋,研制水平和基础也很薄弱,完成研制任务困难重重。但林俊德没有退缩,他暗自在心中跟自己较劲,上了七年大学,该拿点真东西给大家看看,让人们知道党和人民没有白培养我。因此,他走了一条与众不同的背水一战之路,打算以国外报道的核爆炸冲击波仪器为引导,从基本原理出发构筑新仪器模型,使之更适应我国的具体条件。当然,这样做难度和风险都是相当大的。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林俊德和攻关小组人员查资料做实验,废寝忘餐,思考因陋就简的研制方法。他曾在1990年发在《人民日报》的一篇短文《戈壁滩上青春无悔》中这样写道:“在资料中我发现,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武器试验也是在紧迫的历史环境中完成的,并采用了许多不太正规的仪器,效果不错。这给了我很重要的启示。经过反复琢磨,我萌发了研制一种结构简单、便于野外工作的钟表式压力自记仪的设想,并在参试前完成了全部技术准备和考核工作,参加了我国首次核试验。”

  当时,周总理对核试验提出了“严肃认真、周到细致、稳妥可靠、万无一失”的16字要求,参试技术人员人人牢记在心。1964年10月16日15时,罗布泊一声巨响,蘑菇云腾空而起。现场总指挥张爱萍将军向周恩来总理报告,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周总理在电话里谨慎地问:“怎么证明是核爆成功?”现场指挥帐篷里顿时一片肃静。正好,26岁的林俊德在核试验基地研究所所长程开甲的带领下匆匆赶到,胸有成竹地说:“20公里冲击波的数据已拿到,从记录的波形和计算的数据证明,这次爆炸是核爆炸。”张爱萍将军看了看眼前这个有些青涩的年轻人,激动地拍了拍他满是尘土的肩膀说,你们立了大功啊!

  这个证明核爆炸成功的重要数据,就是通过林俊德当时带头负责研制的钟表式压力自记仪测出来的。这个样子像一个罐头盒,用来测量核爆炸冲击波的仪器,是他拿自行车轮胎和闹钟等,用土办法研制成功的自主高科技,日后还拿到了国家发明奖。那时他从浙江大学毕业刚刚四年。钟表式压力自记仪的研制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让林俊德作为一个刚出校门的青年科学家和研制小组的一员,一下子就意识到自己胸中的使命有多么崇高,肩头上的担子有多么沉重。

  从此以后,林俊德将军长期扎根在戈壁滩上从事核试验爆炸力学与试验工程研究。因为从事的事业事关国家机密,他一辈子隐姓埋名,坚守在罗布泊,参加了我国全部四十五次核试验任务,是我国核试验技术领域主要学术技术带头人之一。

  异乎寻常的投入,可以说是林俊德一直以来的工作常态。为了祖国的国防科技事业,他真的是拼了命了,因此他一辈子被人看作是学习狂和工作狂。在老伴黄建琴的眼里,林俊德就是一个为了核事业,不怕苦、不要命、不回头的人。即使已年过七十,在他的日程表里,搞研究、做实验、带学生仍然占去几乎所有的时间。他一年只休息三天:大年初一、初二、初三。他说,成功的关键,一个是机遇,一个就是发狂,“成功不成功,的确有个机遇。一旦抓住机遇,就要发狂地工作,所以效率特别高,不可能的事就可能了。”

  1966年底,第一颗原子弹爆炸之后,氢弹试验也随之开始了。首次氢弹原理性试验是在高空,冲击波测量也在高空。仪器要在零下60摄氏度低温下工作,当时的实验条件还不具备,单位没有低温箱,冷库的温度也满足不了要求。为了创造低温环境,林俊德和同事们背着仪器,爬上海拔近3000米的山顶,在空气稀薄、寒风刺骨的山上整夜做实验。西北大漠的冬天朔风凛冽,冰天雪地,山顶更是雪冻冰封,寒气逼人。夜晚,刺骨的寒风像针一样往身体里扎,在每个人的鼻尖、胡子、眉毛上都凝结了一层白霜。科研人员的手冻僵了,脚冻麻了,身子也不由自主地直哆嗦,可一看温度表,才零下20多摄氏度,还达不到要求,只能一再祈求,“这鬼天气,再冷一点好吗”?后来,他们采用高空气球放飞试验的方法,终于解决了问题。赶在试验前研制出了高空压力自记仪,为飞机投放氢弹的安全论证提供了科学依据。

  林俊德善于啃硬骨头,也常教自己的学生要敢于啃硬骨头。核试验从大气层转入地下后,他又开始带着科研人员解决地下核爆炸力学测量这个世界性难题。他带着一拨又一拨的学生刻苦攻关二十多年,先后建立十余种测量系统,为国家的地下核试验安全论证和工程设计提供了宝贵数据。他的23个学生,个个都成为各自领域的专家。2012年5月31日他走的那晚,学生们心痛不已,亲吻着他的手,长跪不起,多么希望昏迷中的老师哪怕能抬抬手指,像父亲一样抚摸一下他们的头啊!

  在30年的科研旅途中,林俊德获得了20多项科技成果奖,其中国家级的4项。他认为成功原因有四条,其一是有稳定而强烈的工作动力,那是一种对祖国和人民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其二是在实践中,掌握科研本身的特点和规律,既敢于标新立异,又要脚踏实地;其三是团结人,现代科研是离不开群体合作精神的;其四是注意科研基础的知识积累,不断充实自己。

  他说:“我的人生之路也有过坎坷,在政治上也受过委屈,但我从未对个人作出的牺牲后悔过。我们这一代人是直接受惠于新中国的,比起寄人篱下、报国无门的前辈来,我们幸运多了。”所以在生命倒数的第二天,他回首往事,看得出挺欣慰,断断续续说了两句话,“我这辈子只做了一件事,就是核试验,我很满意”;“咱们花钱不多,做事不少。咱讲创造性,讲实效,为国家负责”。

  像戈壁大漠上强劲的胡杨树一样,林俊德一扎根就是半个多世纪,把毕生心血都奉献给了我国国防科技事业。他曾说过:“我们这代人,留下的不是痛苦的回忆,留下的是一种自信,一种自尊。”

  入伍52年来,林俊德参加了我国全部的核试验任务,为我国的国防科技事业做出了杰出贡献。他曾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3项、国家技术发明奖2项、军队和部委级科技进步奖20余项。1999年特邀出席“两弹一星”突出贡献科技专家表彰大会,荣立一等功、二等功各1次,三等功2次。他也从一个青年科研人员成长为总装备部某基地研究员、原总工程师,获晋升少将军衔、中国工程院院士,成为我国爆炸力学与核试验工程领域的著名专家。

磨穿盔甲终不还

林俊德位于介福乡紫美村的故居(介福乡政府供图)

  唐朝著名的边塞诗人王昌龄的《从军行》诗云:“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这首诗把那种身经百战的塞外将士哪怕磨穿了盔甲也义无反顾,仍然勇往直前的战斗精神演绎得大气磅礴感人至深,至今依然脍炙人口,让人血脉贲张!

  林俊德将军就是这样一个百战黄沙,磨穿盔甲,至死不渝献身于我国国防科技事业的无畏将士!

  作为我国爆炸力学领域的开拓者和领军人,林俊德将军晚年一直致力于思考和谋划基地爆炸力学技术的发展路线图。这个路线图直接关系到我国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建设的长远发展。

  然而,苍天无情!2012年5月4日,在北京的林俊德将军突然被确诊为胆管癌晚期!这时,离他春节后不久递交给基地领导一份2000多字的技术项目建议仅仅几个月时间,建议的内容就是关于基地爆炸力学技术发展的科研设想和技术思路。接着,同样令人震惊的消息再次在热爱他的人们耳边炸响:林俊德将军拒绝手术!

  “赶快安排我回单位,我需要一段时间把电脑里的材料整理出来。”是的,时间不多了,还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做:技术方案需要梳理完善,科研资料需要整理归档,学生论文需要审阅修改,博士论文需要评审答辩……林俊德顿时感觉到了生命倒计时的严峻紧迫感,他焦急地对基地领导说:“我的病情我清楚,要我活得有质量,就让我工作吧!”他怕手术治疗耽误时间,几次拒绝医生提出的手术方案,甚至向基地领导提出,为了方便工作,请求转院至西安治疗。基地领导极力劝阻百般安抚,却拗不过这个老科学家强烈要求继续工作的决心,只好同意他的转院要求。

  于是,在西安唐都医院的病房中,出现了这样震撼人心的场景:林俊德让工作人员把办公桌搬进病房,与死神展开了一场争分夺秒的赛跑:整理电脑资料,批改科研论文,召集课题组成员交待后续科研任务……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这位75岁的老科学家让微弱的生命之火,绽放出了令人震撼的炫丽。

  5月29日,病情突然恶化的林俊德意识到自己来日无多,拒绝了医院延长生命的最后努力,强忍剧痛坚持下床工作,“我不能躺下,一躺下就起不来了”!新华社记者李清华和徐壮志曾记录下这令人动容的一幕:

  一位脸上戴着氧气罩、身上插着各种医疗管线的垂危老人,在人们的搀扶下迈向病房中的办公桌……

  如同重伤的黄继光向着枪眼那最后的一扑,这悲壮的一幕,凝成了一位中国工程院院士最后的冲锋姿态。

  然而,悭吝的老天爷终究不肯赐予这位可敬的科学家临终的从容。来不及把笔记本上5条提纲的内容填满,来不及整理完电脑中全部文档,甚至来不及给亲人以更多的嘱托和安慰。2012年5月31日20时15分,心电仪上波动的生命曲线,从屏幕上永远地消失了。这位英勇的军人,完成了生命中最后的冲锋,这颗赤子之心终于匆匆停止了跳动,此时距最后一次离开办公电脑只有5个小时。

  林俊德院士走了,留给人们的,永远是那个冲锋的背影。

  “那时他已腹胀如鼓,严重缺氧,呼吸和心跳达到平常的2倍。”

  护士长安丽君记得,当林俊德院士微笑着对护士们说“不用担心,我工作起来感觉不到疼”时,她们都哭了。

  对于自己的后事,林俊德只交待了一句话:把我埋在马兰。

  马兰是一种在“死亡之海”罗布泊大漠中仍能扎根绽放的亮紫色野花。我国坐落在那里的核试验基地就是以马兰花来命名的。我们可敬可爱的为国家国防科技事业奉献一生的老科学家林俊德,从此再也不离开这片马兰花倔强生长绽放的土地了!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探虎穴兮入蛟宫,仰天呼气兮成白虹。”塞外天寒地冻,我们的院士再也不回来了,但是他的英雄气概已经辉映日月,气贯长虹!

  风呜咽,天垂泪。美丽而顽强的马兰花,请你尽情地为我们的老科学家开放吧!雄浑而大气的戈壁滩,请你率性地为我们的老科学家敞开胸怀吧!一个毕生为祖国奋斗的铮铮男子汉,在你的怀抱里一定不会寂寞,一定不会孤单!待到春暖花开,冰河解冻,我相信,遥远的戈壁大漠上一定是一片繁花似锦,紫气氤氲,我们的老将军,一定在花中笑呢!

    【 责任编辑:蒲远宝 康鸿杰】
永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永春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永春新闻网欢迎各兄弟网站开展平等合作。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永春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永春新闻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永春新闻网联系的,请致电:0595-23885802, 或E-mail至:ycxwwz@126.com 。
 
 
最新推荐
 上善治水 惠泽永春
 陈义兴到我县调研
 薛卫民到我县考察
 主动靠前服务 助力企业发展
 全县重点项目拉练检查活动点评会召开
 庄永智到达埔蓬壶调研
永春图吧
美丽永春 绿色...
奇观异景 旅游...
“十里花海”景观
桂洋秋色
大羽村争相绽 ...
仑山村仑山溪
美丽永春摄影
横口乡福德村 ...
旅游景点
牛姆林生态旅游区乌髻岩风景旅游区
百丈岩风景旅游区永春魁星岩风景区
仙洞普济寺旅游区永春云河谷风景区
东溪大峡谷风景区永春北溪文苑景区
永春东关桥风景区巽来庄土楼风景区
永春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1-2012 闽ICP备09016470号    地址:永春县衙口街1号
主办:中共永春县委宣传部    电话:0595-23885802    读者投稿:ycxwwz@126.com
本网站所刊登的永春新闻网各种新闻、信息,均为永春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