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永春新闻网 >> 服务资讯 >> 侨乡永春 >> 正文
烽火人生 烽火南洋(中)--抗日老兵郑仕照话当年
2016-11-30 16:48:45                来源:桃源乡讯

  郑仕照/口述  郑国宝/执笔 供图

殊死搏斗 你死我活

  1943年7月马来亚抗日军第四独立大队二十中队三分队成立,郑仕照担任分队长,化名刘动。随后,加入马来亚共产党。

  且看——

打鬼子

  1943年11月,日本鬼子对抗日军进行疯狂的大围剿、大扫荡。

  有一天,哨兵发现几十个鬼子又进山了。我们迅速集合队伍,虽然敌我兵力、装备悬殊,但也要伺机狠狠地打击小日本鬼子,压压鬼子嚣张的气焰。

  我立即召集分队领导、各班长和小队长,布置战斗任务。副队长陈亚莲带领三个小队按照原定方案路线做好转移,我和突击队留下掩护。

  我率领突击队,立即占领营房前面的一个小高地,考虑怎样充分利用密林视线近,有利于隐蔽迂回伏击,狠狠地敲打鬼子。

  正因为密林视线近,敌人用机枪步枪盲目地对着树林一阵猛烈的扫射,打得树叶纷纷飘落,有的树枝也折断了。

  我们利用倒在地上的大树作掩体,趴在大树后面。有的战士急着要反击,郑秋菊大声地喊骂:“急啥,听枪声,鬼子离我们还有几百米,等他靠近了再开枪。”我补充说:“要听从命令,要沉着不要慌张,做好隐蔽。”

  距离约三百米时,鬼子又一次猛烈地射击,子弹的呼啸声在头上掠过,树林里隐约看到了鬼子的身影。到了有效射程内时,突击队长郑秋菊手臂一挥喊声打,我们十来把枪都同时开火。鬼子有些吃惊,接着又是一阵猛烈地射击,以强大火力压制我们。我们停止了射击,敌人判断我们的火力不强,是一小股的游击队,鬼子兵猫着腰向我方移动。后来看到我们没有反击,鬼子误认为我们已经逃窜了,就大胆地直起腰杆前进,傲气十足地朝我们阵地涌过来。敌人临近五六十米时,突击队长郑秋菊喊声:“你们看我的,狗娘养的。”“砰”的一声,他撂倒了一个鬼子。郑亚天(祖籍湖洋。后任抗日军第四独立大队20中队第二分队队长)眯着左眼,脸紧贴着枪,瞄准敌人,对身旁的战士说:“要瞄准敌人的胸部,头部目标小。”只听“砰”的一声,郑亚天也撂倒了一个鬼子兵。其他战士一起向鬼子射击,扔手榴弹。剧烈的枪声,手榴弹猛烈的爆炸声震破了大山芭的沉寂。火力把敌人压住了,鬼子拖着几个受伤的日本兵龟缩回去,嚣张气焰被压了下去。

  鬼子立即改变了战术,分两路从我们的两翼包抄过来。我们集中射击了一阵,并扔了几颗手榴弹,趁着手榴弹爆炸弥漫的硝烟,我命令战士们迅速撤出阵地,消失在密林中。

  鬼子冲上小高地时却扑了个空,气得叽里咕噜地乱叫,东张西望地寻找我们的去向。殊不知,此时我们又凭着密林有利于隐蔽的优势,迂回袭击。仍然在阵地周围转的小鬼子,被突如其来的枪声,弄得晕头转向。等鬼子弄清楚我们的方向时,我们果断撤离,追赶已经转移的部队。


锄奸

  1944年4月,三分队接到上级的命令,要想尽办法除掉一名印度籍的日本走狗。我召集锄奸队队长,分析这条走狗的活动规律,讨论在什么地方干掉他最为合适。

  为了做到万无一失,我们制定了几套作战方案。

  我们确定郑秋菊担任突击队队长,郑基、刘税、郑亚天、阿肥和我组成了六人锄奸小队。

  在战前动员会上,我强调:“明天我们就要埋伏在飞八港的公路旁,进行袭击走狗行动。这次行动是我们三分队成立以来打击走狗的第一战,是咱们主动出击的第一战,更是群众盼望铲除走狗的第一战。这次行动,不光我们三分队,周围几十个分队也在其他各地开展铲除日本鬼子走狗、汉奸的行动。上级指示我们,一定要把这些走狗汉奸消灭掉,让日本鬼子变成聋子瞎子,同时为了保证任务的完成,参加行动的战士都是精心挑选出来的,我相信你们一定能做到坚定、勇敢、沉着,一切行动听指挥,保存自己,消灭敌人。”

  郑秋菊瞪着那双大眼睛,好像连满脸络缌胡子都竖起来,看看周围的人,充满信心地说:“狗日的汉奸,屌他娘的,我一枪就嘣掉他。”

  郑基,袒露出那长毛的坚实胸脯,用力地抽着烟。

  亚天、刘税和诏安的阿肥(红毛兵),他们还没有真正参加过锄奸战斗,显得既激动又紧张的样子。

  而我心里也是忐忑不安的,说实话,我也是第一次指挥这样的行动。但在战士面前,我是指挥员,一定要显示出坚定、沉着、大无畏的英雄气概。

  第二天我们早早就出发了,留在家里的同志,由分队副队长陈亚莲负责,随时增援或接应。

  我们按预定的地点,选择好有利地形,三人为一个战斗小组。一名战士突击,两名掩护,交替进行。每个人都做好伪装,敌人乘的巴士进入埋伏圈时,朝着车轮胎打,无论如何一定要将巴士拦截下来,然后迅速出击,干他个措手不及,尽量做到不伤害其他乘客。

  我们几个队员隐蔽在公路两侧高耸的椰子树林、香蕉园和甘蔗地里。那些园地因战乱没有人管理,又是热带,雨水充沛,几个月杂草长得比人还高,遮盖着每个锄奸队员。队员们趴在地上警惕地注视着公路上的动静。一名战士爬到树上瞭望前面的侦察员发来的信号。

  时间仿佛过得特别慢,火辣辣的太阳晒在地上直冒烟,游击队员的汗水在黝黑的皮肤上直流淌。

  郑秋菊焦急得直骂娘。高个子郑亚天,看起来好像20来岁的样子,其实刚满17岁,问队长能不能站起来走动走动,队长瞪了他一眼。“不要动。”一直等到预定的时间,前方500多米榴莲树上的侦察员用红布巾传来信号“鱼儿没有上钩”,我才下命令撤退。

  第二天又埋伏了一天,还是“鱼儿没有上钩”。队员有些耐不住了,莫非走漏了风声?抑或鬼子走狗闻到了什么气味,不敢来了。我们仔细分析,认为参加这次行动的外围群众都是抗日会挑选出来的可靠人员,不可能泄露我们的计划。

  第三天我们接着继续埋伏。上午九点多,正当焦急万分的时候,侦察员传来情报,那条走狗已经在峇株巴辖乘上了巴士(客车)。我们摩拳擦掌准备投入战斗。片刻,离我500米的榴莲树上的侦查员也发来信号“鱼儿上钩了”。大家也隐约听到汽车的引擎声,这时显得特别寂静。当巴士进入我们的埋伏圈,队长喊声“打”,长枪、短枪一齐向巴士的车轮胎射击。

  巴士“嘎”地一声停住了。

  突然那条鬼子走狗打开车门跳下车,往椰树林方向没命地逃窜,并边跑边扭头向我们射击。眼看那条走狗就要逃脱了,此时,锄奸队长郑秋菊奋不顾身迅速冲了过去,当走狗要逃入椰树林的瞬间,一颗子弹打中了走狗的大腿。那条鬼子走狗还要做最后的垂死挣扎,拖着伤腿躲到椰子树的后面,利用椰树做掩体,扭转身子朝我们射击。这时我们两个战斗小组相互掩护,往前追击,锄奸队长利用椰树隐蔽,一直逼近日本走狗五米距离时,又开了一枪,当场击毙了这条恶狗。此次行动丝毫没有伤到巴士上的乘客。

  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战斗结束了,清理战场,缴获了左轮手枪一把,子弹30发,刀一把。

  这时我们才发现队员刘税腿受伤了,血流如注。我们赶忙从衣服上扯下一块布,简单地替他包扎好伤口。幸好子弹还没有伤到骨头,大家把他抬回抗日会交通站。

  我们除掉了这条印度籍日本走狗的消息一传开,轰动了整个峇株巴辖,群众都拍手称快。淳朴的人们仇恨东洋走狗更甚于仇恨日本鬼子,他们的说法是:“日本鬼子生来就是坏的,就像豺狼一样一定要吃人,可是这些东洋走狗和汉奸,却出卖自己的朋友,自己的同胞,做敌人的帮凶,比野兽更加可恶!”

  为了庆祝游击队打走狗锄奸细的首战告捷,老百姓就杀了一头肥猪,将猪肉、面粉、大米、鸡蛋和一些日用品,通过抗日会送到三分队营区,以犒劳三分队全体战士。

  三分队受到了上级领导的嘉奖,全体指战员深受鼓舞,士气大振。

反围剿

  1945年的一天,抗日会交通站送来情报,有一百多鬼子兵、兵补(伪军)、警察“拉网”式向根据地进攻。我们决定把敌人拖在龙引,避免他们进攻中队指挥部所在地——文律。

  我把这个任务交给郑谭带领的一小队。我们研究了一下,敌人在飞八港、眼冬港顶都曾遭到我们的袭击,必有所警惕。这次敌人是扑往文律方向,我们就选择在敌人的必经之路---臭狗港伏击,小队只有十多人,我鼓励战士们:“船小好掉头,机动灵活,我们狠狠地揍敌人一下就撤退,大家要做好准备。”

  一小队埋伏在臭狗港,等待时机。二小队住在飞八港,三小队活动在眼冬港,突击队为机动队。

  一天,一股三十多人的敌人,向臭狗港开来。前面开路的是兵补、警察,后面是鬼子压阵,佩着指挥刀的是神态狂妄的日本军官。敌人进入了埋伏圈,“轰隆”一声,敌人碰上了缠在路上的绳子,拉响了手榴弹。随着一阵喊声,十多支枪同时向敌人射击,一颗颗手榴弹飞入敌群,尘土飞扬,硝烟弥漫,敌军乱了阵脚,朝四面八方乱窜。没等硝烟散去,一小队战士早已消失在椰树林中……

  在飞八港顶,敌人找不到抗日军,就赖着不走了。

  深夜,搜寻了一天的敌人昏昏入睡了,站岗的伪军横挂着大枪,耷拉着眼皮,打着睡意浓浓的哈欠,摇摇晃晃地在门口徘徊。

  这里原来是个小村庄,有三四栋的亚荅屋,日本鬼子大扫荡,村民都跑光了。由于是主要路口,看起来鬼子想在这里驻扎,设关卡封锁,妄图将抗日军困死在山芭里。

  二小队摸到敌人的眼皮下,准备行动。在万物俱静的深夜,我们清清楚楚听到了敌人皮鞋的咔嚓声。队长小声说:“等等。”在昏暗中看到两个鬼子兵背着枪,从屋子出来巡哨,屋前屋后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动静,又折回屋子里了。

  隐蔽在亚荅屋旁矮草丛中的战士,猫着腰摸到哨兵背后猛扑过去,哨兵来不及转身,一只粗大的手就像钳子一样紧紧掐住哨兵的脖子。其余战士拧开手榴弹盖,向屋子投掷。刹时,屋里响起了雷鸣般的爆炸声,发出了冲天的火光。小队人员立即撤退。等后面的敌人冲上来时,我们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但我们三分队袭击敌人,第二分队队长郑亚天(原来在三分队,后调到二分队)也带着队伍在双弄港伏击敌人,打死一些敌人后安全撤退。可惜的是二分队指导员等人在营房守卫时,被敌人派遣的“敢死队”深入丛林深处,摸进营地,击毙哨兵,包括3名伤病员全都遇害,营房也被烧毁。

  二十中队四个分队分散作战,大家运用机动灵活的游击战打击日寇,使敌人处处受到袭击,尤其一到晚间宿营,到处听到枪声,日寇感到柔南遍地都有抗日军,但又找不到踪迹。

  日寇对柔南的大围剿,最后以失败告终,抗日军取得了胜利。

阻击战

  1945年5月下旬的一天清晨,侦查人员发现,由两个日本军官率领兵补及警察六十多名,带着几百名马来人杀人队在中江港、飞八港集结,向眼冬港方向扑来。我立即带领三分队全体战士、自卫队员、抗日会(当时我的哥哥郑贵瑞也参加)军民联防队伍赶到神棒(叉路口)布阵。正在这时,中队长苏淼水和几个战士从中队部赶到,他还随身带来新式武器“丁士”冲锋枪一支,随即交给“打狗英雄”突击队长郑秋菊使用。

  不久敌人来了,前面出现了杀人队。成群结队的马来人头裹头巾,下身穿着沙笼,光着上身,手持一尺多长的“芭浪刀”(砍草刀),嘴里念念有词,在反动头目率领下,杀气腾腾蜂拥而至。我指挥第二小队占领中间阵地,第一小队、第三小队居右翼隐蔽起来,突击队在左翼隐蔽起来。先由中路正面这个小队以猛烈的火力压制前沿,左右翼的小队根据战机灵活出击敌人。

  当敌人进入一二百米的视线,我们还是先喊话宣传,“马来人不要再受日本鬼子的蒙骗了,别上日本人的当,抗日军是打日本鬼子的,把日本法西斯赶出马来亚这块土地,马来族的同胞不要当日本兵的炮灰、马前卒,赶快撤回去,否则我们将坚决反击。”我们鸣枪警告。反动头目带着杀人队洪水般向我们阵地冲来。

  战斗打响了,我指挥第二小队以猛烈的机枪火力和手榴弹把敌人压制在前沿。日本军官指挥兵补、警察集中火力向二小队主阵地进攻。敌人的枪弹疯狂得如同夏天的暴雨密集地袭来,掀起了股股尘土,迷糊了视线。敌人的一次次疯狂进攻,都被我们的机枪和手榴弹压回去。子弹的呼啸声、手榴弹的爆炸声,震撼了椰林、胶园和森林,战斗打得非常激烈。

  此时,抗日军阵地右翼的第一、第三小队,突然在敌人的中部出现,拦腰袭击,使敌人乱了阵脚。马来族杀人队几百号人像是被捅破窝的马蜂,向四面八方逃窜,整个队伍大乱。兵补和警察也丢盔弃甲,无心恋战,向后撤退了。

  这时,郑秋菊带着突击小队战士,正在茂密的茅草丛中悄悄地摸到敌人的后面。

  两个日本军官在椰树下摊开地图,正准备指挥兵补、警察和杀人队挽回局势,继续向抗日军冲击。

  突击队战士们突然从水沟中跳出来,突击队长郑秋菊用“士丁”冲锋枪猛烈朝着日本军官扫射,战士刘税和郑贵瑞的手榴弹同时扔出,两个日本指挥官当场被击毙。

  敌人受到两面夹击,乱作一团,抗日军和参战的自卫队员乘势发起冲锋。他们仇恨的怒火像火山一样喷发出来,冲进敌群厮杀。几百人的杀人队、兵补、警察哭爹叫娘地四散逃窜。

  抗日战士和群众看到被击毙的日本军官,愤怒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再戳他几刀,或用脚踹他几下。

  此次战斗,敌人死伤五十多人,其中有日军官二人,警长三人;缴获敌人短枪二支,步枪四支,猎枪九支,长刀数十把,子弹一批,军用地图一幅,望眼镜一对。

  这次战斗,沉重打击了疯狂的反华浪潮,自此,从文律、龙引到峇株巴辖一带开始平静下来,华人不用再担惊受怕了。

  日寇借刀杀人的嚣张气焰虽然被压下去,但危机还没有完全消除。这时司令部《群众报》社编印的马来文宣传品运到,特别强调了中、马、印三族团结,反对自相残杀。部队加紧向各村镇的马来群众开展宣传工作,一面挨家挨户收缴武器,收缴时发给收据,说明待局势平静,就会交还,许多马来族群众都自愿配合。

  这次反击的胜利,极大鼓舞了当地华人,他们拍手相庆,对抗日军有了更多的认可。


    【 责任编辑:康鸿杰】
永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永春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永春新闻网欢迎各兄弟网站开展平等合作。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永春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永春新闻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永春新闻网联系的,请致电:0595-23885802, 或E-mail至:ycxwwz@126.com 。
 
 
最新推荐
 加拿大永春同乡会成立
 “文化之都•美丽永春”文化周在泉州举行
 林锦明率队到日本考察香产业
 县委常委会召开
 县领导慰问百岁老人
 深化宜居建设 增强发展优势
永春图吧
“十里花海”景观
桂洋秋色
大羽村争相绽 ...
仑山村仑山溪
美丽永春摄影
横口乡福德村 ...
美丽乡村一都 ...
醉美乡村(2)
旅游景点
牛姆林生态旅游区乌髻岩风景旅游区
百丈岩风景旅游区永春魁星岩风景区
仙洞普济寺旅游区永春云河谷风景区
东溪大峡谷风景区永春北溪文苑景区
永春东关桥风景区巽来庄土楼风景区
永春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1-2012 闽ICP备09016470号    地址:永春县衙口街1号
主办:中共永春县委宣传部    电话:0595-23885802    读者投稿:ycxwwz@126.com
本网站所刊登的永春新闻网各种新闻、信息,均为永春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