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永春新闻网 >> 人文永春 >> 历史钩沉 >> 正文
五里街民生路上的往事(下)
2016-06-13 15:24:50                来源:桃源乡讯

  □ 郑梦如 文/供图

往昔民生路的店家

达番秀枝师

  皮塑厂隔壁就是庄良屏和黄秀枝的家。

  庄良屏又名达番,惠安人,从小跟永春医院院长庄志烈学西医,之后兼学中医,医德医术皆好,患者随叫随去。达番师壮壮的,气宇轩然,说话干脆。我小时候有一次感冒,他摸了一下我额头,说:“感冒!吃一帖中药!”话音刚落,药方刷刷已写好——“药放在‘及烧’(即陶药罐)和水煎几分钟,滗出来喝下,盖上被睡一觉!”当晚喝下他开的一副1角2分的中药,烧热果然退了。

  黄秀枝南安丰州人,读上海助产士学校,专攻接生和儿科。她皮肤白皙,气质高雅,很有修养,对病人说话总是轻声细语。她先细心询问病情,开出药方,还会再三嘱咐注意事项,让病人感到十分温暖。她接生技术高明且细心,什么样胎位的婴儿都会接生,产妇破血不止都有办法解决,总能保证母子平安。那时的五里街至城关,许多产妇都专找秀枝师接生。上世纪四五六十年代,单五里街一带,有百分之六七十的婴儿是她接生的。

  解放后,达番秀枝夫妇同在五里街保健院当医生。达番师是业务院长,工资90多元。秀枝师是妇科和儿科医生,工资只少达番师几元。夫妻俩是永春卫生系统高薪阶层,工作也是非常辛苦的,每天找他们看病的要挂号排长队。

  好人有好报。上世纪四十年代,达番师无意间买了张彩票,竟中了2000元白银!解放不久,他用这钱到泉州花巷买下一座古宅,退休后他们就是住在这里的。达番秀枝夫妇育有五男四女,除小儿子“憨狂”惠特得急性胰腺炎早逝外,其他都各有所成。大儿子庄维特,原是省立医院主任医师,是我省著名内分泌专家;二儿庄基特,厦大统计专业毕业,曾任湖北十堰市统计局局长兼市侨联主席;大女婿庄晏成,原是泉州市宣传部部长。

  我父母和达番秀枝很早认识,我又和他四儿子生特从幼儿园到初中一直是同岁同班好友,文革后经常一起玩,算世交。但达番师不严自威,我很少去他家。记得生特28岁从下洋插队病退回城到中医院补员不久,有人给他介绍对象,我们一帮老友七嘴八舌叫他要慎重挑选。此事不知怎么被达番师知道了,他把我叫去问:“你是梦如吗?你们这伙人跟生特说什么?以后他找不到对象,我要找你们算账。”吓得我屁滚尿流,回来后召集几个好友狠狠把生特揍了一顿……后来竟然是我母亲给生特做媒成功,秀枝师亲自到我家答谢:“彬婶啊,你做人真好呀!我跟我阿狗生特说了,以后认你做干妈。”

补齿育

  达番师家斜对面有位远近闻名的牙科医生,五里街人都叫他“补齿育”,文革前是县政协委员,聘书就挂在店前中央,很是醒目。他大名叫陈孝善,别名陈桂育,石鼓凤美人,解放前从马来西亚回来,“振志”是他的店号。他是永春牙医领军人物,拔牙治牙镶牙都很有一套。不但本县的五里街、桃城、吾峰、石鼓、达埔、蓬壶等地患者找他,邻县德化、南安、大田的患者也找上门。

  那个时代,偏僻山区的女子以镶金牙为美,找他镶最放心。牙医收入可观,起先他在民生路租房子,后来在华严室对面买下一座楼房。他生有七男二女,加上夫妻俩以及媳妇,全家有16口人,所以五里街人常夸他:补齿育真正“拗”,一人养活16口……

  孝善师人长得英俊魁梧,医术高又服务态度好。当时五里街华岩村有个叫林照猷的“右派分子”让孝善师治好牙,感激之余给孝善师画了一幅大像,并配予赞美的三首七律联诗赠送陈孝善。没想到文革时,红卫兵“破四旧”抄家发现了画像,说“右派分子”替工商业资本家歌功颂德,把林照猷抓来,让他脖子上挂着这幅画像游街。

  孝善师有个儿子叫联昆,比我大2岁,早我一届,文革初期没书读没干事,常来我家聊天,很健谈幽默。上山下乡我们各奔东西,我回德化落户,他去下洋插队,据说1974年去香港了。另一个儿子叫联堂,和我同岁,是小学同班同学,经常一起玩,后来因为出身华侨工商业家庭,去侨中读初中,少在一起了。还有一个儿子叫联钰,比联昆联堂都大,兄弟俩都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去了香港。改革开放后,兄弟三人都回大陆投资开厂办酒店,都成了企业家。

  陈氏后代多人从事牙医工作:大儿子联勋的儿媳郑玉华在城关八角亭开了一家规模很大的牙医诊所,聘请了好几个牙科医生,生意很好;联遵及其儿子、媳妇都是牙医,在五里街开牙科诊所,生意也不错。

建设局长黄文标

  解放前,民生路最显赫的人物应该是街中的黄文标。他是达埔洑溪人,早年当过辛亥革命老人儒林宋渊源的文书。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初,他先后当过永春建设局局长、泉永德汽车运输公司经理,兼开商行店铺。

  黄文标当建设局局长时,颇有政声。他鼓励农民开山种果种茶,曾在家乡洑溪村,发给每户几棵芦柑树,是第一个把漳州芦柑引种到永春的有功人士。他主持修桥筑路,开建达埔到新溪洑溪的公路,建设云龙桥,修建东关桥、龟龙桥等,这些桥的桥名都是他题写的。他和弟弟文瑞在民生路建置三间店,解放后因被评为“地主工商业”成份,其中两间被收为公有,一间作为五里街税务所,一间作为食品公司,房子都很大很深。“四人帮”被粉碎后落实政策,这两间房子又归还给黄家。

  黄文标有个儿子叫黄铁城,毕业于厦门大学金融系。抗战胜利后,曾被国民政府派往台湾参与接收被日本占领的台中市事宜,曾任台中税务局局长。解放后他曾在永春侨中任英语教师,后被划为不纯分子清洗在家,在刘厝巷口替人家写信谋生。“四人帮”被粉碎后,纠正错案复职当教师直到退休,前年以近九十高龄病逝。

  黄文标的两个女儿都是小学老师。大女儿秀莲,前几年去世,生前长期在永春实小教书,教学上兢兢业业,是我姐的老师。二女儿秀菊,今年88岁,长期在华岩小学当老师,书也是教得很好;大女婿郑子山,是德高望重的永春一中老校长,今年90岁,老夫妻现居厦门安度晚年。

  黄文标的后代从教的、经商的、从政的,各有所成。外甥郑小波,曾任南京农业大学副校长;郑建树,曾任泉州市教育局局长。黄文标大孙子叫黄国钧,与我大哥是同学,与我是朋友。他原在德化美湖、仙荣山区小学任教。那时我在德化城关小学任教,周末他经常来找我拉家常。1985年,他被调回介福教书,不久后调到永春师范教《小学语文教学法》课程。今年春节我还去拜访他。没想到前几天突然心肌梗塞去世了,享年75岁。

爱国华侨颜星椿夫妇

颜星椿和其子捐建的许港永济桥

  民生路中间有条小巷通往实小边门,小巷口北面的店住着一个叫颜星椿、号世萱的老人。老人慈眉善眼,待人亲切和蔼,大家都叫他椿叔,也有个别人背后叫他“鳖仔椿”(闽南话“鳖仔”是吝啬之意)。

  当时五里街中街一个叫“土匪头”的,正名叫王金锦,是解放前经营万安药店和书店的仰贤王氏后代,后来家道没落,解放后成了扫街道的环卫工人,平时说话做事大大咧咧,敢作敢为。关于椿叔和“土匪头”之间的恩恩怨怨有不同版本:有种说法是,“土匪头”看椿叔比较富有,要多收他的卫生费,椿叔坚持按户支付,“土匪头”就故意把垃圾扫成堆堆在他家门口;另一种说法是,“土匪头”经常向椿叔借钱,有借不还,一次再向椿叔借,椿叔从衣袋里拿了一叠大钞小钞出来,取小钞不取大钞借给他,“土匪头”心生不满;还有一种说法是,收卫生费,椿叔拿一张10元钱让“土匪头”找零钱,“土匪头”找不开暂没拿,第二天椿叔还是拿10元让找,“土匪头”以为椿叔故意刁难他;第四种说法是,椿叔口袋里放着两种香烟,总是拿普通香烟请“土匪头”,“土匪头”不高兴啦……

  总之,“土匪头”和椿叔杠上了,唆使几个小孩晚上到椿叔家店门上画鳖,在椿叔家门口喊:“鳖仔椿,笑伦伦。穿皮鞋,吃猪脚……”有一次,“土匪头”看到一个捉鳖的拎着五六只小鳖在卖,就笑着对他说:“你把鳖拿到民生路xx号,‘椿叔’交代要买,快去!”卖鳖的信以为真,直奔椿叔家:“椿叔呀椿叔,你交代要买鳖,我给你带来了,你看看……”把椿叔气坏了!

  我上小学时,每天从椿叔家门口经过,经常看见他坐在藤椅上,在飞转的电风扇旁,一边喝茶喝咖啡一边和人家聊天。那时平民百姓没见过电风扇和咖啡,惹个别人妒忌。还有传言说:椿叔家很富有,在困难时期,花生油和面粉是用大卡车载回家的,连二楼的“楼算”(即椽子)都压弯了。为此,我上学时还真的伸着脑袋观察过椿叔家:楼下店面真的堆满一袋袋的面粉、大米和花生仁,一桶桶的花生油……店中间只剩下一条窄小的人行通道,几个小孩在地上捡掉落的花生仁吃。看楼上,“楼算”并没有弯下。

  多年后才知道:椿叔父子实是爱国华侨,一点都不吝啬。椿叔早年去印尼经商定居,后来回永春把他大儿子拱枫和二儿子拱彬带回印尼,兄弟俩都在南洋做生意发了财。上世纪30年代末日本鬼子开始入侵南洋,椿叔回到永春,生意由两个儿子打理。兄弟俩除了寄一些给父亲椿叔家用,大部分都捐出投入到家乡公益事业中去。

  大儿子拱枫少年时路经许港溪,亲眼看见发大水把过往女人冲走,悲痛之下对着滔滔洪水许下诺言:长大后若事业有成,必在此处建桥,不让悲剧重演。之后就独资修建了许港永济拱桥。此外,兄弟俩还包揽社山鲁国小学和上场鲁国小学办学费用。在三年困难时期,看到祖国大陆闹饥荒,椿叔椿婶赶快叫儿子出资从南洋运回不少粮油米面帮助许港乡亲度过难关,给民生路各家各户赠送过面粉和花生油,赢得很好的口碑。

  椿叔好椿婶更好,老人家和蔼可亲,菩萨心肠,有一颗怜悯、宽容、乐善好施之心。仁里乡亲或厝边头尾,熟悉的或陌生的,谁有什么难处就找她——特别是穷苦人或无钱读书的孩子找她,椿婶就找椿叔要钱,借出去能还就还,不能还也不会向你要。

  那时他们曾买了一个丫环,椿叔椿婶把她当女儿看待。没想到十五六岁被人勾引跟人家跑了,椿叔椿婶不责备,反而担心她在外生活无着落会受苦,四处派人寻找,还问清底细,给她备办了布匹衣服、金银首饰、米面钱等丰厚的嫁妆,以女儿身份让她体面出嫁。这丫环疚愧不已,经常回来看望椿叔椿婶,成为五里街一段佳话。

  椿叔1963年去世,椿婶1966年去世,两人都活到76岁。椿叔过世时丧事办得非常隆重闹热,至今五里街还流传着“椿叔过身办丧事,许港三天断火烟”俚语。其实何止许港!他家人在民生路家店后临时搭盖占地一亩多的伙房,雇人从早到晚煮个不停,专门供给前来吊唁的亲朋好友三顿用餐,连那些当天来五里街赶集的各地群众、左邻右舍的大人孩童统统都去吃个饱,来者不拒。还有人贪心将米倒进泔水里挑回去,到家后倒掉泔水,取出米。

  最后一餐请了100多桌,五里街、州里市场上的猪肉都被扫光了,就派人到南安诗山买。整条民生路两边除了公家店房外,所有的“路脚骑”(走廊)和店房内都摆上餐桌,可谓门庭若市,美味佳肴令人馋!这对刚刚结束“瓜菜代”困难时期的人们来说,可是千载难逢,一饱口福!

  现在每提起椿叔椿婶,许港乡亲和老民生路人都说:大好人,与人为善,乐于助人。做事严谨,该花的大方花,不该花的不随便花。自己生活很节俭,对他人却慷慨大方。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许港

“新瑞丰”药店老板父子俩

  民生路工商联隔壁有个叫‘宁祜安’的,正名叫颜宁祜,解放前开了“新瑞丰”,是当时五里街最大的药店,在德化赤水也有分店,解放后改为“瑞英”药店。他没有亲生儿子,过继了个儿子叫纯伟,孙子叫禧祥。纯伟的爱人潘淑英的父亲潘元徽也在五里街开了一家“怡春”药店,门当户对,颜潘联婚,可谓珠联璧合。

  颜宁祜自学精通药理,解放后被聘为晋江地区中医药研究员,是县医药公司老业务员。公司经常叫他外出采购药材,什么犀牛角、羚羊角、高丽参、人参、西洋参等贵重药材,只要经他一望闻,真假好坏年份产地等,他就能一一道来。他还能把脉诊切开药方,亲朋好友厝边头尾经常找他看病,他从不推辞且不收半文钱。他患膀胱症做过手术,上世纪六十年代退休在家。老人心地善良,开朗乐观,闲着常常找人“调主”打扑克。老人虽当过药行老板,他经常念叨一句口头禅:“但愿人无病,不愁药生尘”,也常劝人家:“无病甭吃药,吃药不得已。三分靠药引,七分是食补。”

  1956年,颜宁祜儿子颜纯伟积极响应政府号召,做父亲和其他药行老板的思想工作,带头参加公私合营,将五里街五家药店合并成“五联药行”,自己任私方经理。文革时期颜纯伟倍受“资产阶级孝子贤孙”罪名侮辱批斗,最终苦尽甜来,当了县政协副主席。他继承父亲衣钵,也能把脉诊切。1987年搬到州里“中南海”居住,一些知情人一有头烧耳热,就说:“去叫伟仙开帖药吃。”纯伟1993年退休后拜泉州开元住持妙莲法师为师,皈依佛门,取法名觉伟,今年90岁还健在。

颜宗厚和他的一家

  民生路右侧路尾靠五里圳一间是“波婶”的家,她是永春最后一个举人郑翘松的女儿,人长得高挑白净,有魄力,当过西安二选区干部,她的一个儿子名字叫华龙,与我是小学同学。

  颜彬声的家在永春实小斜对面,他原在上海厦门办葡萄糖厂,收入甚丰,1956年政府提出公私合营,他关闭工厂收拾家当去香港发展,是永春著名的“港澳同胞”,好善乐施,对永春教育、宗教事业发展,做出不少贡献。

  颜彬声家上来是同宗颜宗厚的家。颜宗厚年少聪颖,自学成才,虽只念到初中,各种文牒书联,无所不晓;各种人情世事,无所不通。可谓才思敏捷,学富五车,是民生路的少年才俊诸葛亮,是五里街的一本活字典。他曾当过五里街大商人刘其炎的秘书,23岁当上县参议员。

  解放后为躲避政治斗争,颜宗厚没有去工作。但天无绝人之路,他专精侨眷书札,也不知用什么魔力——有侨亲不汇款的,经他写信,海外侨亲就汇款来;有侨亲不思回乡的,经他去信,侨亲就匆匆踏上归国之路了。石鼓上场大溪桥筹建时,一些人写信到海外募捐都杳无音信;请宗厚叔一写,海外捐款源源不断不说,还特地指定请宗厚叔参加大溪桥筹建会,以后认宗厚叔的字信汇款。

  宗厚叔记忆超人,肚子里逸闻故事多,谋略点子多,年轻人爱向他请教听他指点迷津,老人爱找他“讲古化仙过天”。特别是椿叔,一天不见宗厚到他家,就差人喊或自己上门找。

  他平时靠给侨眷写信、大儿子以及海外宗亲寄一点生活费度日,生活清苦,文革时也受过罪。改革开放以后,他经常来我家与家父海聊。我听了他几次讲古,深感他确实满腹经纶,才高八斗。宗厚叔1996年去世,享年83岁,也算高寿。

  宗厚叔的大儿子颜国栋大学毕业后在南安林业局工作,担当起长子职责——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他每月四五十元工资,固定寄回20元给父母亲,确实是克己为人的大孝子,“子孝兄友”学习的楷模,今年也82岁了。大女儿颜想容,琵琶三弦弹得很好,现在在州里热闹场合,还经常可以看到她的身影。二儿子颜国宁,人家叫他“美国仔”,从下洋水泥厂退休,现在德化跟他妹妹可容一起办瓷厂,70多岁了,外表很年轻,只有50多岁的样子。三儿子颜国经与我是朋友,早年去一都仙阳插队,后在永春实小当教师,前几年病逝了。

  最小的女儿颜可容,人长得小巧玲珑,非常精灵,是我姐的闺蜜。文革期间为躲避父亲政治包袱所受的歧视到我故乡德化三班中学代课,之后就嫁给在德化红旗瓷厂工作的泗滨人颜清冷。改革开放以后,颜清冷自己办得盛瓷厂,事业蒸蒸日上,现是德化十大企业之一,每年纳税达500万元以上。可容也是好善乐施,对永春魁星岩、永春九中、永春实小等都捐过资。特别是前年建石鼓中心幼儿园,她特地捐20万元建一间“颜宗厚室”,以纪念慈父,可谓是大孝女矣!

    【 责任编辑:康鸿杰】
永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永春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永春新闻网欢迎各兄弟网站开展平等合作。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永春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永春新闻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永春新闻网联系的,请致电:0595-23885802, 或E-mail至:ycxwwz@126.com 。
 
 
最新推荐
 加拿大永春同乡会成立
 “文化之都•美丽永春”文化周在泉州举行
 林锦明率队到日本考察香产业
 县委常委会召开
 县领导慰问百岁老人
 深化宜居建设 增强发展优势
永春图吧
大羽村争相绽 ...
仑山村仑山溪
美丽永春摄影
横口乡福德村 ...
美丽乡村一都 ...
醉美乡村(2)
醉美乡村
岵山镇金溪
旅游景点
牛姆林生态旅游区乌髻岩风景旅游区
百丈岩风景旅游区永春魁星岩风景区
仙洞普济寺旅游区永春云河谷风景区
东溪大峡谷风景区永春北溪文苑景区
永春东关桥风景区巽来庄土楼风景区
永春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1-2012 闽ICP备09016470号    地址:永春县衙口街1号
主办:中共永春县委宣传部    电话:0595-23885802    读者投稿:ycxwwz@126.com
本网站所刊登的永春新闻网各种新闻、信息,均为永春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